甘梅饭团

=饭团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黑白从不分明

逃脱游戏(02)鸣佐/带卡

警官Paro Cube escape的背景 OOC严重
本章CP:带卡 鸣佐 春野樱个人耍帅项目



晚上六点。
宇智波带土戴着黑色墨镜和长风衣站在楼顶,将狙击枪架好点燃了烟。
“宇智波先生,我们准备好了,随时准备作战。”
“做得很好。”带土深深吸了一口烟说道。
03
同样是晚上六点,旗木卡卡西带好了属于他的棕色假发,戴好美瞳准备和同样带好假发的奈良鹿丸从咖啡店厕所里出发。讲真的,每次看鹿丸带爆炸型黑色假发总觉得怪怪的。
街角的可控范围内被春野樱带领的武警大队团团围住,当然他们是变装上阵。她朝着变装后的旗木卡卡西吹了口口哨,她一直觉得自己老师嘴角的痣相当性感。最后带上了自己的铁钉手套发出了诡异的笑声。身旁的小李队长见此情此景后冷汗直冒。
犬冢牙带着他的私家警犬悠闲的散着步。一切是如此安逸,可这条街上的所有人早就变得诡异而各有所求。
我孙子组的车在六点十分终于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三辆车一起并列而来。中间那辆黑色玛莎拉蒂一看就是组长坐的车,鸣人和佐助就在那辆车上,然而出乎预料的是,和我孙子组进行毒品对接的松江组迟迟没有出现。
旗木卡卡西喝了一口咖啡,眼神并没有看向鹿丸,只是专注着盯着眼前的海盐芝士蛋糕。
“松江组是察觉到什么了?”对面的奈良鹿丸只是微眯着眼看着路口,“别着急。要是察觉到了我孙子美惠今天又何必来。”
在这三辆车绕着这段路走了第三圈的时候,几辆飞速的电摩进入了他们的眼界,他们飞快的向着我孙子美惠的车方向冲,手里还隐约摆着手榴弹。
旗木卡卡西已经飞速的反应过来摸着自己的手枪往马路上冲,而奈良鹿丸已然拿出了对讲机“春野樱带领1组必须挡下这几辆摩托!必须挡下!实在不行当场击毙!他们的目标是我孙子美惠的车!不惜代价给我挡下!鸣人和佐助还在车上!”
群众里不知是谁发出了尖叫声,紧接着便是是无数的低呼和人们的到处逃窜。
“该死的。”春野樱摆着方向盘来了个漂亮的漂移,“这些人怎么到处跑来跑去人命关天跑个屁啊!”鸣人和佐助都还在车上。她拿出了扩音器踢开了车门,两腿一迈单手叉腰“没用的人都给我抱头站边上滚蛋!听到没有!炸死你们的就是你们自己!”虽然她已经用尽全力大吼,但是在慌乱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人愿意停下听她说话。见状她挑了挑眉,顺手捞了一个正在跑来跑去男青年,对着他用扩音器在耳边大吼“你这该死的混蛋!我让你停下你聋了吗?!你需要我直接送你上西天吗?!啊?!”声音比刚才大了一千倍,连坐在车里的警员都不由得捂住了耳朵。而她手上的男青年已经被喊懵了。她把他往街边一摔,然后转头对路边上愣住的人们扯出了一个微笑。我们懂你的美丽眼神,我们懂。群众用行动回复了她。
她拍了拍手满意的重新上了车,显然这时候摩托车已经在追赶我孙子组的车,但是春野樱知道,鸣人的车技全组第一,不用太过担心。可是麻烦的就是罪犯手中的手榴弹,她心想着,脚猛加油门追了上去,顺手从小李手中拉了一把机关枪挂在身上,单手开车,樱发被劲风吹动着,相当潇洒,可也把同车的警员吓得紧紧抱在了一起。
旗木卡卡西试图开枪无果后,对着一个骑着摩托车的群众亮了警证“征用。”就把对方拽下来自己上了车,顺便从地上捞起一根铁棒,显然无视了这人“警证上不是你啊”这句无力的话。
他全力追赶着前面几辆摩托,手里拿着铁棒,活像一个要去火拼的黑社会小混混。春野樱的车这时候也赶了上来她和自己的导师并驾齐驱。
“嘿!卡卡西老师,你可真像个黑社会,不过很帅!”卡卡西向旁边瞄了一眼。
“你也不差,小樱。”他指的是春野樱手中的机关枪。樱咧开嘴朝他笑了笑,然后又是猛的一加油门,直接就追了上去。
当已经接近了相当距离的时候,她对着身旁的李和身后的警员说:“准备好了吗!”他们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棒子和枪点了点头。
“好的话就要大声喊出来啊!”她现在处于摩托车们的正后方,朝着前方的车的车胎连开四枪,就已经有两辆车朝着两边的护栏飞了出去,“嘭、嘭”两声爆炸声,听的春野樱相当愉悦。
前方的摩托车队长终于注意到了他们,指示四辆摩托车搞定他们,另外四辆继续追赶。
“该死。都坐稳了,甩起你们可怜的小棍子!”她咬着牙狠狠的说,将自己的枪扔到一边,开下车窗,这时候这四辆摩托车已经在他们周围转圈圈了,手里还威胁性的拿着枪。“正合我意,混蛋。”祖母绿的眸子里闪现着晶亮的光。
接下来就是车身的360度飞快旋转,春野樱飞快的转动着方向盘,樱色的头发飘散着。车中警员们也将自己的铁棒伸出了车窗外,在车自身的撞击和警员的敲击中,停下来的时候车也报废了一半,可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四位摩托车手也都已经倒地不起,这女人好强!只听他们嘴里默默的念叨着。
这时卡卡西也从后面赶了上来,朝着车里的春野樱竖了一个大拇指便朝前面赶去。
这时车子已经启动不了了,她敲了一下方向盘,可这时早就升起了安全气囊,拍下去也是徒劳,只当是敲在了棉花上。
正当她气不打一处来想揍人的时候,李在外面冲她开心的喊着:“樱桑!这辆车是可以用的!”
前方的卡卡西拿着着铁棍,脑子里飞快的规划了一张计划图。
“死也要救他们。”他默念着,毫不犹豫的向前面冲过去,纵使前面是刀山火海,只要为了自己的学生,他都会义无反顾。
旗木卡卡西很少这样热血过了,能够让自己一直热血沸腾的人其实也只有带土而已。
宇智波带土,他的脑海里划过了那个人的样子,似乎那双愤怒时候血红色的眼睛依旧映在自己的心上。那个人在黑夜里静静望着自己的样子,那个人在....在拥抱自己时动情的样子。沙哑的声线和永远对自己敞开的怀抱,这一刻的卡卡西犹豫了,可是他的手还是依然加快了油门。
旗木卡卡西是警官、是组长、是前辈、是宇智波带土的爱人,却更是鸣人和佐助的师长。
这时在我孙子美惠的车上,鸣人已经快疯了,他扯着自己金黄色的头发“组长!你是跟谁结仇了我说!他们简直像疯子一样快,还拿着手榴弹?!”他一直在狂加油门,飞快的旋转方向盘来躲避过往的车辆。
宇智波佐助轻哼一声,似乎不太在意自己的生死。“我结的仇太多了,鸣人。不过这一次和松江组可脱不了干系。”我孙子美惠望向了副驾驶的佐助“帮我打给松江真诚,我要问问他究竟想干什么。”
“是。”宇智波佐助点头说道,他在电话簿上翻了翻,随即用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按了按拨了出去。
电话几乎是接通后一秒就被挂断了。在那一刻这辆车上的四人几乎可以确定,这件事不是松江组托人干的就是松江组自己干的。
后座的我孙子美惠闭着眼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组长,”我孙子美惠的保镖保尔在窗外看了两眼之后进行了汇报。“我发现还有警察,刚才以为粉色头发的女警,这会跟上来一个棕发的。”听闻此话,我孙子美惠并不是太震惊,她只是无奈的说:“保尔先生,你认为在普通的路段上发生这种事情警察不来是傻的吗?”
“可是,”保尔疑惑的说“那些人明显在保护我们啊。”听到这话的我孙子美惠立刻皱起了眉头,她狐疑地在前面两人的背上用眼神扫了一圈。
“看来这些人知道车里坐的是谁啊我说,他们怎么知道的?!”鸣人惊讶的说着,殊不知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身旁的宇智波佐助却淡定异常,气定神闲,只是堪堪用自己的手覆住了鸣人在操纵杆上的右手,佐助的体温常年冰寒,鸣人在冬天的时候总是拉着他的手在自己怀里捂着。却没想到这只手竟然还有安定人心的作用。
“组长,”佐助开了口“我想组里有叛徒。”“叛徒?”我孙子美惠话音一转,那是尖细又刻薄的嗓音,从她唇型上翘的血红嘴唇里慢慢的透露出来。她迅速从身边保镖的手里拽出手枪抵住鸣人的后脑勺,动作快得依然像她最初出现在警方视野里那个漂亮又令人害怕的模样。
“那个粉头发的女警就是木叶警局大名鼎鼎的春野樱!你们别想再骗我了,漩涡鸣人,最近新来的只有你们,我身边从来都是衷心耿耿的人,只有你们,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叛徒?!说实话,不然我一枪崩了你!”我孙子美惠相当激动,连拿着枪的手都在颤颤发抖。
漩涡鸣人好久没说话,他只是目视前方,依旧是相当安稳的开着车。我孙子美惠不耐烦了起来,她用枪口狠狠地戳了鸣人的脑袋两下,宇智波佐助见此几乎就想上手夺枪揍人了,可是他不能,他还是个警察。他只能更加用力的握住鸣人的手,试图将这份恨意忍下去。鸣人在这时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意外的很颤抖,就像是被最重要的遗弃了一样,哽咽的不成样子。
“组...组长...”他难过的说,“你不如杀了我吧。”宇智波佐助听到这话瞪大了眼睛,而后座的我孙子美惠则是摇了摇头“你果然是叛徒”她微带怜惜地说,用右手将子弹上膛,发出“咔哒”地一声响。
漩涡鸣人你疯了!佐助恶狠狠地看了鸣人一眼,捏紧了鸣人的手。
“组长,您要是杀了他,我们就全部要死,他可是现在的司机啊,没有他的车技,我们很快就会被手榴弹炸死。”可我孙子美惠并没有丝毫的动摇,她只是眼神冷漠,语气却带着不容置疑的着重。
“我宁愿去死,也不愿意看见这个叛徒活着多一秒!”
果然是个烈性子,宇智波佐助刚想继续劝说,鸣人却又开始说话,他依旧用着他那难过到无可复加的语气,一声比一声哽咽。
“组长....连你都不要小弟了的话,我真的没有活着的意义了....”他嗅着鼻子,就像真的一样。
“你什么意思?”完全质疑的语气。
“我...我被内轮组抛弃...是您收留下了我....您对我像再生父母,我怎么敢背叛你。你说现在连自己...连自己的母亲都要抛弃我了...我还不如算了!”他夸装的用手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盘,车笛也随着这个动作鸣响了起来,这就像苦情剧的背景音,几个人都没说话,只留下车里的音响缓缓地放着肖邦。
鸣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往下掉,宇智波佐助瞟了他一眼,想想自己以前怎么不知道他这么有表演天赋。
“你的意思是你不是叛徒?”有一点犹豫了。
“我...我当然不是啦...我怎么可能自己告自己父母的...您对我这么好,这么快就提拔我当司机....我从来没遇到像您这么好的人....你帮助我活了下来...我真的...真的...呜呜呜呜...”他就像难过的说不下去了一样,抽出自己在佐助手下的手,夸张的擦着眼泪鼻涕。
“..........你真的能证明你自己不是叛徒吗?你们是最新来的,难道真的是我自己那里有叛徒?不可能”枪口又一次顶上了鸣人的后脑勺“你在骗我,漩涡鸣人,你在骗我!”我孙子美惠一向会用这种方式来掩饰自己的内心,这一点不管是鸣人还是佐助都清楚的知道。
“你要杀就杀吧!”漩涡鸣人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可是组长,您是我的恩人,你可以一直用枪顶着我,把您送到安全地方再一枪崩了我也不迟,我死了没关系,可是组长你不能死!”漩涡鸣人大声的喊着“你还要帮我找到那个叛徒!还我一个清白啊组长!”他说完就猛的一踩油门,迅速地躲避着后面追上来的人,眼神肃漠,仿佛真的是连死都不怕的样子。
“漩涡鸣人...”我孙子美惠还是用枪顶着他,棕黑色的发髻有些松散。但似乎还是那一副凌厉又不容置喙的模样。可是只有鸣人知道,她早已缓下了力度。她慢慢的,慢慢的,用极缓的速度放下了枪。
宇智波佐助的心也随着她的动作慢慢沉了下来。
“回去就立刻去找叛徒,不然我还是会杀了你。”她昂着头,垂着漂亮的烟灰色眼睛说着。
04
旗木卡卡西依旧在和这群亡命的摩托车手作战。他先用棍子从后方敲昏了一个,然后再用手枪打爆了另一个的后轮胎。
完美。他轻轻吐了口气,单单是觉得自己和一个真正的黑社会一样不计后果的作战真的很爽,不由得羡慕起自己的恋人来。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卡卡西眯着眼睛望着朝自己冲过来的另两名摩托车手这样想着。
他的背已经被汗水沾湿,手紧紧地握着铁棍。他将摩托车抬至最高速,两手腾空,左手从腰间拿出了自己的手枪,为了现场作战而提前上好膛的手枪。
事实上不到危机时刻自己是绝对不动用手枪的,可是现实情况不得不这样做,他先朝其中一位车手射了一枪。不过意料之中的、根本没用。
这两人应该穿上了特制反弹衣,该死,这是警方专供,到底这些家伙是从哪里拿到的货,卡卡西心里指向了一个不好的结果,不过他并不愿意继续细想。
他的脑袋拼命运转着,看来只有攻击他们的轮胎了,他这样想着,也同时付出了实际行动。可是眼前的这两个家伙明显不是省油的灯。
他们迅速的躲过了这样的攻击,依旧不屈不挠的向着卡卡西冲过来。
“狗娘养的。”他咬着牙说,然后重新将枪塞回腰间,专心躲避着眼前人的棍棒攻击。他飞快提速,拉起摩托车前身腾空,躲过了其中一人的甩棍。
不过对方似乎是有经验的人,两个人在他身边转了几圈想拿甩棍甩他都没成功之后商量商量之后又朝前跑走了,卡卡西心想这两个混蛋是要要跑,就立刻加速追了上去,棍子这些都没带。却没想到他们竟然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根长铁线,两个人各拿一边,又全速向着卡卡西冲了过来。
旗木卡卡西下意识就要跑,可是发现好像真的跑不掉了。
在那短暂又漫长的几秒钟里,旗木卡卡西的脑海里闪过了不少的回忆。
青年时期的同期女警野原凛的死带来的一蹶不振的自己,被宇智波带土拯救的自己,自己的第一批学生,他们对自己笑着喊老师好的样子。对不起啊鸣人佐助,老师可能来不了。
接下来的就几乎是宇智波带土轻轻在装睡的自己耳边说话的样子,宇智波带土傻兮兮的在婚庆店非要给他买鸽子蛋钻戒的样子,宇智波带土第一次和他一起去超市采购蔬菜的样子,然后,宇智波带土今天早上对着自己笑的模样。
说起来带土最近有点不开心呢,好像今天早上还想着早点结束任务回去休假陪他的呢。
好像都真的,实现不了了呢,带土。
对不起哦,带土。
-TBC

评论(2)
热度(28)

© 甘梅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