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梅饭团

=饭团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黑白从不分明

逃脱游戏(1)

警官Paro,现代AU。Cube escape的背景下,将来会有轻微惊悚。OOC严重
现在以及将来会出现的CP是鸣佐、带卡、柱斑、扉泉、鼬卡友情、止鼬、井樱。
本章出没CP:带卡 鸣佐
前期好多好多带卡不过没事后面你们就知道带卡非主线啦。
注意避让,爱你哦!
下面是正文


逃脱游戏
-你们将永远逃不开这个诅咒,永远。

01
“诶!你又要出去吗?卡卡西老~师~”自从卡卡西成为了木叶警局三精英的实践导师之后,带土倒是没少这样叫过他。
不过卡卡西倒也不生气,这毕竟不失为一种情趣不是吗。
他朝着在沙发上吃着红豆糕的带土弯了弯眼睛“我可一直很忙的,不过比起繁忙的霸道黑社会带土先生,我要稍微闲那么一些。”
听到这话,带土将脑袋向后仰,就这样朝着门口的卡卡西翻了个白眼“你明明知道我就这两天的假期,老祖宗一直在压榨我,就不能在家陪陪我吗,说实话你还真是个渣男啊卡卡西。”
卡卡西将已经拿好的公文包放在脚边,垫着脚尖朝着带土的方向走过去,尽可能的减少与地板的接触面积,虽然已经弄脏了地板但还是希望少弄脏一些。他走到带土身边,本意是给他一个浅浅的吻,却被带土按着后脑勺不断加深的缠绵,两条软舌相互纠缠,粗暴且暧昧。然而在带土已经亲到他锁骨的时候卡卡西及时的推开了他。
“我还有案子,今天晚上好不容易等到把那个贩卖毒品的组织一网打尽的机会,唔...”但又被带土用嘴唇堵了回去,过了好一会儿“晚上陪你,我7点半之前绝对能结案。”卡卡西说完这话就带上口罩不回头的往前走,全然不知领带已经挂到了脖子后面。
“慢走啊冷血的卡卡西警官,说起来你真该注意一下你的领带。”卡卡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连忙快速整理自己的着装,又听见身后带土的声音
“另外,”卡卡西疑惑的望着他,手里的是没打完的领带。
带土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又恢复了笑容,是那种眼睛都眯起来的可爱笑容,卡卡西发誓自打带土跟着斑开始生活之后就没看过这样的笑。
“没什么,好了好了你快走吧,再见了卡卡西。”
说着就被起身的带土毫不留情地推出了门。
本来是想干脆就去上班,但是.....卡卡西不死心的敲了敲门“带土你最好把地板用湿抹布擦一下,带土!你听见我说话了吗?带土?听见了就回答我一声?”在接连不断的敲门下里面的带土终于发出一声“我知道了知道了求你快去上班!” 他这才戴上口罩走下楼开车上班。
在路上的卡卡西又回忆起了刚刚的笑容。如果不是今天有大案子真应该在家陪他的,卡卡西打心底想着。
02
“哟卡卡西老师!”“卡卡西老师你来啦~”“今天有点迟到啊我的挚友卡卡西!”脚刚踏进办公室,问好的声音此起彼伏,旗木卡卡西在木叶警局算是相当有名了,不光是以前破案时候左眼受伤,留下了一道不浅的疤痕,而且在卡卡西不知情情况下他的恋人将眼睛移植给他这件浪漫事也是他出名的原因之一。
再加上手上带了个精英班,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可谓是搜查一课的看板,破案无数,再加上个法医春野樱,自幼得师傅千手纲手真传,近身搏斗也愣是把特级武警看的一愣一愣的。
这三个人能组合在一起,谁来当领队?纲手局长想破了脑袋也只能想到卡卡西而已,唯有这个人才能够媲美这三人,虽然佐助很不服他管,不过只要能稳住鸣人,佐助也就不是什么问题。
卡卡西拿着逮捕许可证走到了他们三人的面前,“今天晚上6点,虽然要麻烦你们加班,但是我孙子组织贩毒的案子露出水面了,今晚一网打尽,麻烦你们跟我跑一下现场怎么样?”
小樱和鸣人听到这话纷纷握拳“我早就想这么干了,盯了他们这么久!”“我也是!我一定要一拳一拳打爆这群无视人道的混蛋!”
于是卡卡西的目光望向了佐助,这边的佐助则是慢条斯理的看完了最后一份文件才抬头望向卡卡西“今天能快点结束吗,最好在七点半之前。老祖宗喊我回家,鸣人最好也要一起去。”还没等卡卡西开始讲话,鸣人就已经凑了过去“肯定十分钟之内就结束啦以我们的速度。说起来祖宗要找我?怎么啦怎么啦我说?”
“也没什么,就是去见个面而已。”佐助直着背目光紧盯电脑。“你说什么?见面?!”鸣人大声的叫出来引着旁边的人分分侧目。他连忙降低了声音“佐助,我们确定交往才几天,要见家长你怎么不提前和我讲让我准备一下,现在我连上门礼物也没有呀我说!”鸣人的样子很急切,然而佐助可没这么想,他只是扭了扭脖子放下手中的鼠标“礼物到时候再买不就可以了,就见一下老不死的又不是我哥,有什么好急的,漩涡鸣人,你现在什么意思?不想见?你要不想见你以后也别来见我了。”他黝黑的眸子望着他,鸣人从他眼里看不到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不是啊佐助,我没说不想见我只是说是不是有点急?”“那你急你就别见。”佐助不再看他,而是又看向了电脑,这简直没有给人一点反驳的余地。说了这话哪能不见?于是鸣人只能选择用双腿在地上蹭了一把,滑着自己的办公椅,默默的返回了自己的办公桌。
一直在旁边围观的春野樱和卡卡西一致选择了沉默,几乎从鸣人不再喊佐助“朋友”的时候开始天天都是这样。所以春野樱刚刚下单了一副墨镜。
卡卡西低头看了看手表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拍了拍手让他们停下注意一下自己“好了好了,各位停一停手上的事情。现在要进行战略部署,所以负责此次案件的人和我一起去TV2室,二十分钟以后集合,你们处理一下手头上的事情,我在那边等你们。”
一直到去TV2室的途中两个人都没讲话,春野樱也不想在旁边干愣着,就去找了天天一起走,却没想天天正和宁次聊的开心。伟大的创世神啊,请赐我个单身好友吧,她心里绝望的想着。
冷战对于佐助是没什么影响,不说话就行了,反倒是那边的鸣人难过到崩溃,瘪着嘴苦着张脸,活像别人欠了他五百万。
过了几分钟还是忍不住破了功,死皮赖脸的还是往佐助那儿凑(鹿丸言)
“我说佐助...我们出完任务就去买礼物吧...送老祖宗什么好我说?康乃馨吗?不对呀黑道老大也不像喜欢花的样子....哎呀佐助你就理理我吧我说....”他一个劲儿的要和佐助讲话,佐助也不理他,自己一个人往前走,权当鸣人自言自语。
鸣人眼见着前面有一个拐角,里面就是常年没人去的无障碍洗手间,于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趁没人注意就把佐助推了进去,自己也赶紧冲进去关好门。
狭小的空间里同时要容纳两个正常大男人本身就很难,呼吸都快要融到一块儿去了。见状,佐助皱了皱眉头终于开了口“你要干什么?”鸣人却用额头蹭着佐助的,鼻尖靠着鼻尖,佐助如果再主动些,那么将会是嘴唇靠着嘴唇,当然,用脚趾头想佐助也不会这么干。
他只是用手用力的将鸣人按到厕所的角落,居高临下的抱着胸看着他。
“漩涡鸣人,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急你就别去,也别来找我,我的话不够清楚吗?”鸣人就蹲在地上看着佐助,也没说话,只是一直歪着头在眨着他那双纯净到过分的蔚蓝色双眼。
而站在那里不为所动的宇智波佐助表情从不屑一顾到抿着嘴再到扭过头去不再看他。鸣人这才笑嘻嘻的站起身来。他知道每次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佐助就绝对拿他没辙,至于个中缘由嘛,鸣人自己好像也不太清楚,他到现在都认为是自己的人格魅力感动了自己的爱人。
他将双手撑在佐助腰两侧的墙壁上,自己则是一步一步的贴过去想来一个爱的亲亲,可是宇智波佐助是什么人物?体能优秀的他一个反手就捏住了鸣人的裆下,疼的鸣人差点大叫起来,他咬住自己的嘴唇,断断续续地说着“别捏啦佐助.....疼....”宇智波佐助自然是没有理他,面无表情的狠狠捏着,鸣人叫苦了半天,最后只能破罐子破摔说了句“再捏他就没用了,你捏吧...”本以为会更狠捏他的鸣人却意外地看到佐助瞬间冷下脸放开了手。他抢先一步打开厕所门,最后轻轻抛下一句“你给我等着。”便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经过刚才,佐助墨黑色的头发更加炸着,随着走路的节奏一抖一抖的,但那一瞬间的鸣人仍然觉得自己看见了天使,并且还Get了一个可以让佐助放弃家暴的方式。
他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眼神里满是奸诈。
二十分钟后的TV2室已经坐满了人,鸣人和佐助坐在最前排的两个位置上。鸣人笑盈盈的撑着脑袋看着佐助,而佐助只是死死盯着最前面的白板,那眼神好像是要把白板看出来一个洞。
平常离他们最近的春野樱今天也离他们有10个位置那么远。
见到此情此景几乎所有警员都不约而同的摆摆手翻了个白眼,在嘈杂的声音中卡卡西慢慢走进室内,他拍了拍手示意让大家都安静。然后瞟了一眼以鸣佐为圆心半径2米范围内都空无一人。可怜坐在后面的同事两个座位的桌子当四个座位坐。
卡卡西咳了两声,“你们都往前面坐,坐在后面挤成那样做什么,又看不见白板。”后面的人互相对望,皆是摇了摇头,有一名大胆的警员举起了手“卡卡西组长!我们不嫌挤!我们看得见!大家说对不对?”他喊着,简直是一呼百应的效果,大家纷纷喊着“对!我们体检视力都合格!”“组长我们不挤!为人民服务!”“对!”毕竟坐到前面会死的,他们的内心这样想着。
卡卡西组长听闻拉了拉自己的口罩,“你们愿意就那么坐着吧。仔细听,接下来是任务介绍和人员安排。”
他走上讲台,将白板翻了个面,开好投影仪然后将U盘插进电脑。
他低头点击了几下鼠标,一张血肉模糊的照片霎时出现在了白板上。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尸体四分五裂,没有一处是完整的,隐隐还看得清这人的鼻子和耳朵的所在,炸裂的前身里装了整整20袋的K*粉。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抓的贩毒组织的恶性程度。”卡卡西望着这些人说着“这段时间都是我带的第七班和我处理这些事。想必大家看到这些照片就已经明白了。这些人,直说吧,我孙子组,他们用人体贩毒,然后将可用器官拿到黑市卖。”
人体贩毒,让人将分成小包装的毒品吃下去,最后在开肠破肚,这些人在吞食之前都要饿三天左右,不然人体的强胃酸会腐蚀毒品,得不偿失。
“一般都是用犬类贩毒比较方便快捷,看来这些人是欠了他们钱。”犬冢咬着牙说。他是警犬大队队长,爱狗如命,曾破获过不少犬类贩毒事件。
“这些欠债还钱不行就砍的事情,不是都他们自己解决吗?这次上头想管了?真稀奇。”奈良副组长慢悠悠一步一步走了进来,手插在口袋里。奈良鹿丸这个人并不是长相特别帅气但也还是赢得不少女警的青睐,他很聪明,相当聪明。与鸣人和佐助相同的年纪却已经是上头直接任命的副组长。
卡卡西在前面望着他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的,黑道追杀,欠钱还钱,在座的各位应该都看过许多这样的黑社会事件,不过这次的不一样,他们毕竟涉及了毒品问题。上头一直找不到理由,这一次就想着一网打尽了。”鹿丸走到鸣佐两人的座位旁边坐了下来,然后说了句“真麻烦”
唯一没有被气场吓到的人,大概只有鹿丸组长了吧。搜查组的雏田在后面佩服的说。
“下面的事情我来说”鸣人站起了身,手里拿着好几张纸的报告“我这段时间和佐助去做了卧底”他望了眼佐助,然而佐助还是死死的盯着那张血肉模糊的图片,鸣人在想他是不是睡着了,于是耸了耸肩“我孙子组的组长我孙子美惠,极其强悍漂亮的女人。我孙子组的六代目组长,刚进组的时候我也吃了她不少苦头。幸亏我后来介绍了佐助进去,她对我的态度才明显有不少缓和,还给我...嘶痛....”鸣人下意识垂下眼去,看见佐助仍然是望着前方,但是脚后跟死死的踩着鸣人的脚趾。
他刚想阻止却发现几乎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身上,鸣人只能清咳了两声“总而言之,得到她的信任之后我们就得到了一个相当重要的情报。今晚六点半我孙子组长美惠会亲临现场,和松江组进行交易。如果处理得当,可以一次肃清两个贩毒组织的我说。”
后排的反侦查组组员举起了手“你确定这条信息真实可信吗?不是敌方反侦查而刻意制造的假象吗。”
鸣人听到这话后相当不满“这可是佐助用美...卧槽好痛!”这回佐助不再看着白板,而是换成盯着鸣人,黑色的眼毫无波澜,但能让人感觉到来自北极的零点寒气。他及时住了嘴坐了下来,宇智波佐助随之站起了身“情报是我拿到的,方法不想说,但是不愿意的人也不用参加这次任务,没人强求。”
'怎么这样啊''我们也好歹是警员啊这算什么'这样的话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始传入耳朵,卡卡西及时出来打了圆场“真不真实我们都要试一试,毕竟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好好听我和鹿丸副组的命令不打草惊蛇也不会消耗太多。不过佐助的话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这次任务全凭自愿,不愿意的现在就可以离开。但你们要想好,这次任务一旦成功,将是一项你们一生难求的殊荣。”
卡卡西停止了说话,静静的看着他们的细声讨论。
“有要退出的吗?”他过了一会儿问道,底下一片寂静无声,见此,卡卡西在口罩下的嘴角微扬。“看来没有,大家都是好样的!接下来我和鹿丸副组分配一下这些任务项目,各组组长好好听着,确保零失误。”
奈良鹿丸站起了身“那下面我来分配,请你们听清楚,太麻烦所以我不想说第二遍。鸣人和佐助因为是卧底,所以要呆在我孙子组那边,和武器组拿枪,保护好自己人身安全的的同时和我们保持联系,确保情报无误。
由春野樱带领武*警大队,带好武器乖乖呆在车里听候调遣,负责抓捕,必要时候直接开枪制裁,务必首先确保卧底安全。
航空侦查组负责在远处实时更新目标坐标位置,反侦查组和武器组呆在局里,确保安全以及合理武器分配。警犬大队负责化妆侦查,管好你们的警犬,搜查全部的毒品,就靠它们立功了。任务分配到此结束,不允许任何一丁点的失误。另外”他补充了一句“刚才没听清的去问你们卡卡西组长,不要来问我。”
卡卡西组长默默的撇了撇嘴,用着一双死鱼眼看着蜂拥而至的各路女警。
---------------
晚上六点。
宇智波带土戴着黑色墨镜和长风衣站在楼顶,将狙击枪架好点燃了烟。
“宇智波先生,我们准备好了,随时准备作战。”
“做得很好。”带土深深吸了一口烟说道。

评论(5)
热度(24)

© 甘梅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