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梅饭团

=饭团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黑白从不分明

木叶的七代目火影和暗部队长宇智波佐助要结婚了?!(3)

并不是小甜饼的本章,带卡、鸣佐。723贺礼,持续更新。第三者叙述鸣佐的故事。另外我第一次写带卡,希望大家见谅吧QWQ
下面是正文,谨慎食用。



宇智波带土 篇
“你问我知不知道佐助那小子要结婚了?当然知道啊!那两个小子我看着他们搞在一起的我不知道?”远近闻名的四战Boss宇智波带土先生现在就坐在我的身边,没有像身边参加过四战的忍者说的是一个很恐怖的人,反而给人一种奇怪的亲切感,有点像七代目又有点像人们口中冷艳无比的宇智波斑。
像是一种奇妙违和感的融合体,这个矛盾的人现在就坐在我的身边,第一次感觉很幸运。
但其实不是非常幸运,毕竟我现在本应该坐在六代目卡卡西的对面采访他,至于采访对象从六代目换到宇智波带土先生,其原因大概是起源于我坐在六代目对面开始不断接收到的冷冽眼神吧。
直到我暗搓搓的坐到了宇智波先生的身边的时候他才露出笑容,他的半边脸上尽是疤痕,但丝毫没有影响这个人笑容的魅力,他穿着宇智波家一向喜爱的黑色高领衫,长腿被黑色的裤子包裹着,带土先生的身材很好,从UCH48发布的写真专辑就可以见得。我恋爱了,我捂着脸偷偷的想。
但这场恋爱很快就无疾而终了,因为我敬爱的六代目被我的暗恋对象拉了过来坐在他的腿上,六代目还是蒙着脸面无表情,但在他说“别这样带土有人在”的时候他的形象就已经崩裂了,于是带土先生轻轻在他耳边耳语,实际上不是耳语我已经听到了,“在又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一直想刺激一点吗,嗯?”
我冷眼看着他们,不过也没有太惊讶,毕竟电视台的那群人一直在说“每一位优秀的火影背后都会有一个漂亮的宇智波。”虽然三代目四代目四代目也很优秀就是了。
我又端起了微笑,毕竟暗恋无疾而终的全木叶又不止我一个,放轻松,这世界上总会有异性恋的。
“既然六代目和带土先生都在,可以给我透露一些关于鸣人先生和暗部队长的感情事故吗?”我抛出了这个问题。
“关于他们俩的感情事,天天闹那么大声,别说我们了,你们肯定连他们家哪天摔碗哪天吵架哪天亲嘴哪天Sex都知道的很清楚吧。”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事实上的确是这样的,七代目和佐助先生谈恋爱之后,住在他家附近的居民已经什么都知道的很清楚了,几乎是当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听见。就算是这样,他们两人仍然成为了妇人们茶余饭后嚼舌根的话题,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之后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井野小姐、春野樱小姐和泉奈先生透露的几乎都是隐秘性的情报。但是带土先生这样一说,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直到六代目出来圆了场子,他的眼睛笑成新月形的模样“嘛嘛....人家都来这里了肯定想知道的不是一般情报啦,我就先透露一些给你吧。”我感激的朝着六代目笑了笑,那边的带土先生没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六代目,不过我事先准备了一些东西。
我把宇智波传统风味的红豆糕礼盒从我的大手提包里掏了出来,站起来递给了带土先生。他看了看礼物虽然嘴上说着不用啦太麻烦了,但实际上手已经拆开了礼盒欢快的准备吃起来了。
我可是UCH48的粉丝团团长的前任女友,我眯起眼睛阴险的想,知道这些简直轻而易举。
我继续微笑着问着六代目问题,这边的六代目只是无奈的看了看正在疯狂解决红豆糕的带土先生一眼,递给了他一杯水怕他噎死。
这才望向了我,“你也知道,鸣人和佐助都是我非常重要的学生,涉及到他们信用面的东西也请你不要写出去,这样可以做到吗?”我连忙点了点头“我不会这样做的,毕竟我是木叶官方的记者嘛。”
他这才又一次微笑起来,“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数不胜数,可是大多数都基于'朋友'这个基准上。这件事情你们可能也有所耳闻,是很出名的一件事情,就是鸣人说要和佐助一起死的那一件了。”他望向了我“我的确听说过,我记得有一本漫画就是专门描写这件事情,看得我都哭了。”我回答道。
“这件事情的确非常出名。”那边的带土先生嚼着红豆糕慢慢的说“我也在场噢当时。”
“带土先生也在场吗?”我惊讶的说道“是啊,跟你一样,我当时惊讶于鸣人竟然能说出这样的废话,跟你讲实话吧,如果鸣人当时讲出的不是'朋友'这个词汇,说不定佐助那个时候真的就跟他走掉了。”带土先生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不忘给六代目先生递了一块红豆糕,六代目却指了指自己的面罩示意。
这边的带土先生无趣的撇了撇嘴,自己慢慢吃了下去,极其缓慢,好像是故意吃给谁看一样,细细的吞噬着,露出不太明显的尖牙。最后还不忘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细软的红舌染过有些白皙的薄唇,我想如果我是个男人我肯定要/硬,我偷偷看了看六代目,好家伙,他还是面无表情,最起码在我看来。于是他又开口,凑着六代目的耳根“没关系,现在不吃没关系。等下喂你吃更好吃的,不急的嘛。”他笑了起来,笑得有些诡魅,我不禁红了脸,想着早知道先去找鼬先生了。
我用水杯贴着脸颊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后极其理智的打断了两人的甜腻调情,最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毕竟带土先生的手从六代目的腰间拿了下来。
“带土先生刚才为什么那么说呢?”虽然我总感觉我药丸,可是我还是问了。
他没理我,只是往旁边坐了些,翘起了腿来,他闭着眼睛,我觉得这时候给他一根烟抽的话他绝对就是亲热天堂的主角的现实版,那位绝顶厉害的'总裁'先生。
“如果你告诉我你的红豆糕在哪里买的我就告诉你。”他又睁开了眼,眼神清明甚至带着闪光。“我想定制那个味的套,顺便再做一些肉末茄子的,卡卡西,你觉得怎么样?”他望向了六代目。“随便。”他这样说。
我抽了抽嘴角,拼命的告诉自己自己是一个优秀的记者,不被现实所迷惑,什么场面没见过。于是我又扯出了笑容“成交噢,带土先生。”
他听到这话又精神了起来,终于开始说我想要的内容“其实佐助不止一次透露出想要鸣人呆在自己身边的冲动,平常鸣人随便在木叶泄露多一点的查克拉,佐助就会停下来往那边看。你要知道”结果带土先生的手上突然多了不知道哪里来一根烟,“宇智波佐助这个人根本就不会为他口中'无聊的事情'而多费任何时间,0.0000001秒都不可能。每次都停那么久我叫他他还嫌我烦,这家伙绝对从老早就喜欢人家了。”他又吸了一口,整个人处于吞云吐雾的状态,最后六代目从他手上把烟夺了下来说了句不许抽我嫌呛。带土先生撅起了嘴唇有些闹别扭的情绪,不过令人感动的是他迅速恢复了状态。“我是真害怕佐助会和鸣人走掉,所以才不停地喊佐助走。因为我怕我已经留不住他了,现在想来也是,如果鸣人说的是'因为我爱你'或许那个臭小子二话不说就要哭着跟他跑。”
“结果还是没有跟七代目走呢。”我说道。
“是啊,那一次,他眼睛都要瞎了,还要留在那里跟鸣人聊来聊去,听到鸣人要跟他一起死别提多感动了,之后明明只是想听那个小子一句所谓的关键词。结果鸣人这家伙二话不说就先发了张朋友卡。我要是佐助,我肯定二话不说先一个龙炎放歌灭了他,他绝对欠揍。我宇智波家从来不会这么耐心,全都是人家求着我们。佐助这小子倒好,被发这么多张卡还是那么喜欢人家,丢死人。”带土先生越说越气,气到极点还用手大力拍着茶几。
六代目倒是很冷静,他将带土先生的手拿过来吹了吹气,然后说“不是所有人都一样的,带土。爱情本来就需要一个人全盘的等待和包容。”带土先生抽回了他的手“哈?那你也是想我不停发你卡咯卡卡西?什么意思,现在跟我谈爱情吗?”他瞥着六代目,有些生气的样子。六代目没讲话,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弯着眼睛说“我不是那个意思的,再说那样也没有关系,我也可以一直等你包容你的,带土。”不知为什么,虽然六代目是笑着的,但是我总感觉他很难过。
带土先生没再看他,反而是看向了我“给你一个小情报,不过这件事大概抵得上你问好几十个人,问完了就可以走了吧。”
我感受到了微妙的压迫,但仍然点了点头。
带土先生又点上了烟,不过这一次六代目没有再阻拦。
“那时候我一直监视着佐助,你明白,在他到晓之前,我总怕他跑掉。那一天他去了波之国,那一天的天气非常寒冷”带土先生好像又感觉到了那天的寒冷一样的嗅了嗅鼻子“我只是远远的观望着他,那一天他特意换了衣服,换上了他多年不曾穿过的阔领衫,噢你知道,就像我身上这样的”他指了指自己“就像他小时候一样,我还记得的,他小时候总穿着一件那样的衣服跟在鼬的身后跑来跑去,笑得像个小傻子。那天我不知道他为何刻意营造那样的氛围,他支开了身边的所有人,啊就是鹰小队的几个人进了一家民宿,后来我特意去问了一下,那户人家的主人叫伊奈利,有个爷爷叫达兹纳,说是建造了将这个小村庄与外界联系起来的'鸣人大桥'。”
“啊莫非是....”我打断了他的话“那不是波之国事件...桃地再不斩的那件事吗?”我望向了六代目,他望着我点了点头。
是了,那座'鸣人大桥'是根据七代目大人的名字所取的,后来因为七代目大人的一战成名,不少人还去探究了波之国事件,因为这个起因竟变成了一个旅游大国。
“我说过,那一天非常寒冷。佐助去那户人家要了些热酒。他自己一个人走到了鸣人大桥的封字处,他站在那里。我发誓我从没见过那样的佐助。他冷得不行,两颊被冻的通红,一直在发抖,却还是将热酒从桥上倒下去,自己才慢慢捧着喝起来。然后他一直张嘴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话,过了好久好久,我怀疑有一个星期那么长,他才开始走动起来,可他最后慢慢摸着'鸣人大桥'这四个字就直挺挺的晕了过去,吓了我一跳,幸亏我勉勉强强挤出了一点家族爱”他强调说“给鹰小队那几个白痴一封字条说你们队长在波之国要死了。才赶过去把他给救了,真是有惊无险,多亏了我。”带土先生重重的把烟头拈灭,仿佛在骂那个时候的暗部队长是多么的白痴,不过我认为这样也还,毕竟恋爱中的人都是白痴。
“后来带土问了我波之国桃地再不斩的事情,联系起来才发现,恐怕那是佐助对鸣人在寄托什么感情,毕竟那一天也是鸣人的生日。这让我想起以前,不管鸣人和佐助再怎么闹别扭,在他们互相生日的时候总是心照不宣的跑去南贺川边干架,打累了就一起笑,互骂对方吊车尾。”六代目笑着说。
“你没事跑去南贺川做什么?”带土先生狐疑道。“没什么,晚上再跟你说。”
我履行了承诺,将地址写在纸上并对他说跟店长直接说我的名字就行了,他会告诉你的。
带土先生笑着说谢谢,最后的最后我朝着六代目的办公室轻声说了一句话,毕竟我是远近闻名的'神嘴吉野'。
“你们一定会幸福的,所以今天也请不要吵架,好好的互相理解吧。”
宇智波带土篇 完(Ps.听说那一天的带卡在小黑屋干了个爽
おわり~~~
很不完整的一篇,总感觉土哥很性感,以及还没有达到超高感情境界的带卡。
希望大家轻拍。

评论(6)
热度(102)

© 甘梅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