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梅饭团

=饭团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黑白从不分明

木叶的七代目火影和暗部队长宇智波佐助要结婚了?!(2)

一块小甜饼,第三者叙述鸣佐。723贺礼,持续更新中今天的内容是井樱和鸣佐!有一点点肉渣,我的春野樱我很有自信让你喜欢上她,雷者慎入,嘿嘿嘿快跟我一起喊井樱大法好!
下面是正文。

春野樱 篇
身为两位当事人最好的女性朋友,春野樱必然是我此次采访最合适的人选。作为医疗部长,春野樱小姐平常的工作非常繁忙,于是我与她约定好周末的下午在街口的茶馆进行采访工作。
我等了好一会儿,却不想姗姗来迟春野樱小姐还带了她的朋友山中井野,听闻这位山中井野小姐是木叶女忍协会的会长,并且是情报部门的首席工作人员,这回我是真的该开心还能一并请到这等人物
“不好意思啊,我们来迟了。”这位樱发女子双手合十向我道歉道。我赶慢站起身说没事没事。反倒是她的女伴井野惊讶的看着我说:“咦?你不是那个天气预报主播吉野吗?”我对她笑了笑:“正如你所见,我还是个新闻记者哟。”
她听了这话叹了口气坐了下来,“真好啊,成功女性什么的。”
我叫了服务员点单,也坐了下来,“哪有那样的事情,我很羡慕你们忍者,能够保护大家。我们这些记者主播的,不过也就是给你们提供娱乐的呀。”
她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微笑的看着我。她身旁的春野樱也入了座。
“吉野小姐怎么想起来去问关于鸣人和佐助的事情?”她将团子放到了我和井野的跟前。
我感激的接了过去“是上司的任务啦,压榨劳动人民。再说了,这次的婚礼可是全木叶瞩目的话题呀,两位英雄终于结婚了,大家都想知道他们怎么谈恋爱的。看吧,现在的木叶人民就是这样八卦。”
她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我旁边这位就是要听八卦才跑来的。”然而井野小姐却忿忿不平,努力的解释自己是被要求陪同非本人自愿。
在她们俩的争执过程中我笑出了声,然后她俩看着我也停止了争吵,害羞的微笑了起来。
“你说鸣人和佐助是怎么好上的?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挺好的呀。”春野樱眨着祖母绿的眼睛不解的望着我,真是双漂亮的眼睛,我在心里感叹道,我自己的眼睛是很普通的棕色,一直想生一个有漂亮眼睛的孩子,我以后一定要和红眼睛的人结婚,我想着,这样我就幸福了,看看宇智波队长看看宇智波斑再看看天生红眼的扉间大人,噢对了还有红眼的夕日红小姐,他们可都是有了好男人的优秀榜样啊。
“不是的,我是想问问他们俩恋爱时候的事情,方便的话可以说说看吗?”
春野樱对着茶水轻轻吹了一口气,她含着有些忧郁的眼光,轻轻说出了一句和实际表情不符的话。
“他们俩黏的太恶心了,我完全不想讲。”
她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却激起了我无限大的好奇心,刚想开口继续询问,井野小姐却已经先我一步叫了起来“咦咦咦?樱你知道什么就讲嘛!快快快你看人家还听着呢。再说....”井野小姐突然笑的异常诡异“我可以和你交换情报呀。”
听到井野小姐这话,春野樱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感想,又缓缓的塞下了一个丸子“我不认为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她慢条斯理地说。
这时候的井野小姐笑得更加诡异起来,甚至可以称之为猥琐,虽然这样有点不礼貌。她慢慢的凑到春野樱耳边,她有些嫌弃的瞟了井野小姐一眼,却还是把耳朵凑了过去。
在她们耳语的过程中,春野樱的表情慢慢的从淡定转变成惊讶,然后又变化成了嫌弃,然后又笑了起来,我惊讶于这样快速的表情变化,也将身体前凑了一些,可是在这过程中,春野樱却迅速的坐直了身子,我吓了一跳,也连忙坐直。只见春野樱轻咳了两声,开始了属于她的叙述。
“啊首先,请吉野小姐不要把这些全部写出去,适当删减,毕竟这是关乎他们俩的声誉问题”她先看向了我,见我连忙点了点头表示承诺,她才开始说话“就捡捡主要的说吧,不说那种特别恶心的了。就说说前段日子,木叶组织在职忍者全体体检,佐助也因此被火影要求回村,现在想想这可能是鸣人的阴谋。”她停了下来,又吃了一口红豆饼。“继续讲继续讲。”井野小姐催促道。
“那一天早上我起很早,毕竟这一天都会很忙,所以就提早去了医院。早晨的时候鸣人就已经在那边等我了。因为是忍者体检,火影也必须要,所以鹿丸拜托我优先给他和鸣人体检,以便早点回去完成公务。当然,我公事公办很早就帮鸣人体检完了。我帮他拍片子的时候他问我'今天佐助什么时候回来体检?'因为佐助提前给医院寄过文书安排时间,我就回答他晚上八点左右。然后他很久没说话,我以为他学乖了,还开心了一点,结果他又跟我说,小樱小樱,佐助来的时侯体检室,不用这间,给我别的房间就行。就借佐助一会会儿,晚一点再体检好不好。我当然义不容辞的拒绝了他,谁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春野樱气愤的咬了一口团子“开玩笑!老娘从他毛还没长齐的时候就知道这小子一肚子坏水,想那时候佐助给他挡白的千本的时候他那个要发疯的样子!几乎每一次每一次爆尾都是为了佐助君!满世界追着人家跑,还要跟佐助君一起去死,我还没说出来呢太搞笑了!以前要不是我挡着,估计现在我的佐助君都已经.......现在竟然要跟我借医务室,当我心宽比天高吗?虽然那时候他没给我说他们在一起了,但是凭他那个表情我就猜的八九不离十。当然不能借给他了。”
“那您最后借给七代目了吗?”从她满满地吐槽中我终于找到了重点。
她支支吾吾了很久,最后还是井野小姐说了句“看她这怂样,肯定是借给人家了呗。”
这话说的不留情面,然而一向火爆的春野樱没有生气,反倒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井野小姐非常男子气概的揽着春野樱的脖颈,“快说,是不是鸣人给了你什么独家资讯,如实招来啊~”井野小姐说这话的时候另一只手挠着春野樱的腰际,本来还打算崩着脸的她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我没有啦....哈哈哈别闹了...我分享...我分享给你啦....”她断断续续地说,看样子春野樱很怕痒呢,嗯这是情报,'英雄女忍春野樱唯一的弱点是?'我想这个一定能赚大钱,想想一个人在家偷偷数着钞票数到手软的场景,我又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其实...”春野樱终究还是承认了“我是收了鸣人的好处啦!”“什么什么?”我和井野小姐同时问道。“是UCH48木叶场的前排握手票!你们不许跟我抢!就一张!”她闭着眼睛破罐子破摔的喊道。
“什么!UCH48?!”那边的井野小姐已经率先叫了起来。UCH48,忍界人士的梦中情人,不管是不是忍者,不管是男是女,不管你上到200岁还是刚出生的婴儿,他们都有自信将你迷倒神魂颠倒。这是宇智波家族全体复活以后,因为宇智波的人长得实在太过漂亮,再加上木叶建设需要,官方决定让他们'将功赎罪',定期将他们聚集到一起,举行粉丝见面会活动,毕竟宇智波家的人都很繁忙,一般见不到面,所以这样的机会由为稀奇,跟他们拥抱问好的机会也少之又少,再加上现场可以投票,给你最心爱的宇智波穿上一件什么样的衣服呢,票数最高的那件衣服你心爱的宇智波就会穿给你看。所以每一次公演都异常火爆,为木叶赚来金钱万两。所以,UCH48的门票非常非常难抢,这一张前排座位票,简直就是,价值连城!
我也不由得惊讶了起来,毕竟,这可是非常难求的票啊,想来应该是宇智波队长私下给七代目的票,拿这种票出来贿赂,可见要借医务室的事情对于七代目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这时候的井野小姐又开始挠起了春野樱的腰,她笑得上起不接下气,最终在她说出“下面还有更劲爆的听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井野小姐才放过了她。也是,如果我知道我的好朋友手里有一张UCH48的票的话,我也会这样疯狂的。
“后来我拿了票,把三号体检室的钥匙给了他,并嘱咐了他要体检的时候派影分身来我家喊我。因为八点钟医院门诊要关,佐助君这个时间所以我打算等他的,既然鸣人要等,那我正好回家洗澡敷面膜,美美的见佐助君。而且毕竟我想我有了UCH48的票,我还要体检干嘛呢?一想到如果能看到佐助君只穿着暗部的紧身衣而不是盔甲我就要开心到爆炸了。但结果后来因为一个手术拖到了八点半左右,想着佐助君要到了,就干脆去三号体检室找他们吧。”她紧紧环着井野小姐小姐的手臂,看着这动作我有预感下面要有状况发生,果不其然“结果,我看到门缝里,他们在....”“在干嘛?”我紧张的说,这时候我们三个人的脸都快凑一块去了,在桌子中间,旁边的服务员小姐奇怪的看着我们,可是我们一个也没在意“佐助呀,我那么好那么好的佐助君!他就坐在X光台上,手臂环在鸣人的脖子上,两条那么那么那么白的腿就架在鸣人的肩膀上。鸣人不停地喘着粗气,还让佐助喊他“漩涡医生”,搞笑了,佐助君...佐助君都被他弄成那样了,还不停的让他喊他医生。结果佐助君被他弄得没办法,还是喊了,那声音都沾了一点哭腔了,一声一声的。我我我,我接下来都没敢看,因为鸣人好像察觉到什么探起了头。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想听别人喊我'医生',有阴影。”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井野小姐处于沉默状态,而春野樱则因为说出了这段经过而默念着'罪过罪过'。

现在想想,用UCH48票来贿赂春野樱的七代目,其目的,其目的简直令人发指!
但是,我是一名优秀的记者呀!我还是要追问下去的。
“井野小姐,您有没有一些独家情报呢?”沉浸在自我世界里的井野小姐抬起了头。她朝着我笑了笑,“有,不过你要拿东西来和我交换哦。”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井野小姐抱着香蕉羊羹开心的说起话来。
“那是蛮久以前的事情啦,那时候卡卡西老师还在火影位置上,我被要求去给佐助送情报,说是以前木叶的叛党...噢具体情报不能和你说。总而言之就是,佐助君临时回村没房子住,就住在了鸣人的房子里。那一天,我敲开了漩涡家的房门,过了很久他才开门,我并没有多想。结果在他开门的时候,我看到了埋在被子里的佐助,他有点像是宿醉的样子,脸上还红坨坨的挂着红晕。
然后我抬头一看,看到鸣人的嘴唇还有点肿,眼睛里全是没化开的欲望。我当时整个人都有点懵,你知道吗,那个时候,鸣人还在不停地说我和佐助是好朋友,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朋友怎么能够这样那样呢。我心里想,对呀你们不是朋友吗朋友能这样那样吗?!但是表面上我不能显露出来,只是告诉鸣人把情报交给佐助并且请他到卡卡西老师那里一趟就赶紧走了。我最后在鸣人关门的时候跟他喊了一声“做朋友真好对不对呀鸣人”,结果听到鸣人被胖揍的声音,笑死我啦。”她笑着说,听着她这段话,我仔细想了想,这大概就是扉间大人和泉奈大人那晚把佐助送去鸣人家之后发生的故事。

我将泉奈大人和我说的故事跟她们讲了讲,井野小姐惊讶的说“天哪,这俩人到底干了多少这种事啊!没想到这俩人还是虐恋情深?!那看来我误会他们了,那天的他们已经不/是/朋/友~”

我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顺便传播了一下七代目的朋友理论。井野小姐同情的和我握了握手表示她和春野樱一定会成为好/朋/友。

而另一边的春野樱小姐则感叹到没有泉奈大人她们可能都拿不到今天的请帖。我和井野小姐看着她摇了摇头笑她太天真。
我最后朝她们深鞠了一躬表示感谢,她们却摇了摇手说没什么。
“谢谢你的香蕉羊羹,你出了书我和樱一定会买的。”
春野樱篇 完

评论(6)
热度(89)

© 甘梅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