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梅饭团

=饭团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黑白从不分明

木叶的七代目火影和暗部队长宇智波佐助要结婚了?!(1)

CP是鸣佐,第三者叙述的故事,本章是鸣佐和扉泉!
723贺礼噢,持续更新....
下面是正文!

我是一名木叶记者,电视台让我私下访问与七代目和宇智波佐助相关的亲友,出一本书,叫做“关于火影和暗部队长不得不说的秘密”所以身为一个敬业记者的我,踏上了一条没有节操的不归路。
第一篇 宇智波泉奈
泉奈其实并不难寻找,早就听闻这位宇智波氏族里数一数二的英雄人物和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在一起了,所以当我敲开二代火影办公室的时候,一点也不意外的看到高高翘着腿、嘴里嚼着薯片躺在沙发上的宇智波泉奈。
二代火影抬起眼看了看我,又低下了头去,:“我记得你好像是木叶电视台的记者吧。”面前的文件一摞摞的,他压根就停不下手里的笔,超高频率的处理着。
虽然要采访的人并不是这位厉害的二代火影,我仍是跑到了他的面前,:“您好,我是木叶电视台的记者吉野,这次想来采访宇智波先生。”
“采访我?”“采访他做什么?”两方同时发声,泉奈从杂志里抬起了脸,两只大眼睛眨啊眨的,而我跟前的扉间大人也盯着我看,那眼神锐利似乎是要把我穿透。
我赶忙陪上笑脸“实际上是想来采访宇智波先生对于七代目火影大人和暗部队长宇智波佐助即将举办大婚的感想,想问问宇智波先生方不方便....”
“我方便的哦。”“你问他。”又是同时开口,这一次则是宇智波先生朝着扉间大人炫耀的笑了笑,脸上满是“你看记者只要采访我才不要采访你我的人格魅力超级大”的露骨表情。
我朝着扉间大人点了点头,便朝着笑眯眯的泉奈大人走了过去。他拍了拍身旁的沙发示意我坐下来,而我只是受宠若惊的摇了摇头,告诉他我只要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就行了。天知道我要是坐在宇智波先生旁边那位 火影大人会把我怎么样。你看,火影大人刚刚还瞪了宇智波先生一眼呢。
泉奈从沙发上直起了身子,我也把录音笔从包里拿了出来。清了清嗓子,正式开始工作。
“请问您对于七代目大人和暗部大人的大婚是什么看法呢?众所周知,您是暗部大人宇智波佐助的祖辈,这样的您对这场大婚有什么看法呢?”
“我只觉得,”宇智波先生慢条斯理喝了口橘子汁,“又一个千手家的人把我们宇智波家的人骗走很讨厌!”他突然大声吼着,说这话的时候还埋怨的看了低头狂写的扉间大人一眼。
我笑了笑“何出此文呢?”
“你想呀!我大哥当年被这个家伙天杀的哥哥骗的多惨!我大哥,我大哥那么好的一颗白菜,竟然被这个人的笨蛋哥哥一下就给捅了!”他愤怒的嚼着薯片,咔擦咔擦的仿佛在咬千手柱间先生的骨头,众所周知,我们的初代火影大人从那位传说中的宇智波斑回来后就天天痴痴的跟着他,现在早就跟着他口中可爱的“斑斑”出去游历了。
“你别说了,是个人都想把我大哥砍了。”那边批着公文的扉间大人悠悠的传来了一句话,我惊讶的回头望过去。可是扉间大人明明是在心无旁骛的批公文呀!
“而且我又被你眼前这个姓千手家伙骗走了,呸,是我骗走了他,好歹将回了一军,不然我们宇智波家可就亏大了!”宇智波先生又拆开了另一包薯片。
“千手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罪状数也数不清的混蛋。”他不停的往嘴里塞着零食,像一只吃食的仓鼠,煞是可爱。
“对了,你是不是是要问我们家小佐助和那个笨蛋火影的事情吗?”他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嘴里塞满了薯片,惊讶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的样子,连忙将桔子汁递给他,笑着说“没关系的,宇智波先生想到什么都可以和我讲的。”
他接过果汁喝了一大口,终于将薯片噎了下去。“你叫我泉奈就行啦。说起他们两个人,我可是知道点内情的。”
“您可以说说看吗?”我望着他,太好了,他终于说到点子上了。
“他们两个人啊,当时谈恋爱的时候,一直都超级奇怪的哦。那个笨蛋火影一直追着我们家小佐助跑,每次佐助问他你跟着我做什么的时候,他总是说我们是朋友呀。别说佐助了,就连我也差点把喝下去的水给吐出来。”他用相当惊讶的语气对着我说。
“我当时也听说了这事情。当时七代目追着佐助大人的时候,还一直说我要和你一起去死,永远别离开我。佐助大人问为什么,结果七代目却说,我们是好朋友呀。当时听到这事情的大家,都惊讶的笑个不停呢!”
泉奈也笑了起来,“所以说,当时小佐助给我请帖的时候我还惊讶,对他说,你们不是朋友吗?他当时还黑着脸不肯讲话哩!哈哈哈。不过,他们两个能够在一起,也算是缘分吧。毕竟那个笨蛋火影嘴上说着朋友朋友的,但是我从没有见过一个人能追着一个所谓的朋友满世界跑。我是不懂他说的朋友究竟是什么样的意义啦。”
“不是说七代目的朋友理论很出名吗?搞得木叶的人都觉得自己压根就没有朋友。”
我和泉奈对视了一眼,一起笑出了声。
笑的正欢,那边的扉间大人却站起了身,他到休息室拿了一张毯子披在了泉奈大人的身上,坐到了他的身旁。泉奈大人顺从的将头靠到了他的肩膀上。
天哪,感觉自己绝对该带一副墨镜来的。
“你说漩涡家那小子要和佐助结婚了!”扉间大人和泉奈耳语了一阵子才反应过来朝着我惊讶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那边的泉奈拍了一下扉间大人的腿“你怎么这么不关心自己家的事情!”
“我大哥什么事情都丢给我,七代目那小子也不喜欢干事,我那么忙,哪有空烦这....”
“那你晚上倒是很闲!”泉奈不留情面的说。这边的的扉间大人则是干咳了一声,我听着这话,也有些尴尬的垂下了脑袋。真该交个男友啊,我想着。
“说起他们两个人,”这回是扉间大人开了口,非常卓劣的转移了话题“我还记得那一天宇智波佐助半夜跑到我们家的时候。”
“诶你还记得啊?”泉奈惊讶的说。“我还没有健忘症。”
于是泉奈一副你行你说的样子,靠在他身上,我则是又开始聚精会神的听着扉间大人讲话,毕竟是意外之喜。
“那一天我正好在处理公文,你知道因为初代火影的关系,我总是很忙。那是泉奈年前第一次烧饭,我记得,真的很难吃,所以很深刻....”他停下了叙述,我才注意到泉奈在扉间大人背后拧着的手,眼睛里是满满的威胁。扉间大人慢慢的将泉奈的手从腰上拿了下来,握在了手里,这才继续讲话。
“后来家里的门就响了,我让泉奈去开门,结果来的人居然是宇智波佐助。平日里除了宇智波家的那个带土会来帮泉奈跑腿,几乎是没有人会来到我家到访的。”
“因为我哥会生劈了他。”泉奈补充了一句。
我捂着嘴笑了笑,“正如他所说,那一天那位宇智波来了我家,我很惊讶,他身上淋了个湿透。我感觉他仿佛经历了一场灾难。他刚进门就倒在了泉奈的怀里,我和泉奈废了好大的劲才给他搬到客房里。后来泉奈给他换了衣服。”
“他发了高烧。”泉奈开始叙述“我没有办法,只有帮换了衣服再帮他不停的换毛巾降温。我猜他是因为不想让他家里人担心所以才来了我家。所以我打了电话告诉鼬他来我家吃饭,因为我番茄买多了,后来太晚了我就让他留宿了。那可是我第一次为了别人和鼬说谎!我从来不敢和他说谎,因为他太聪明啦,一下子就能发觉的!”
“后来我给宇智波煮了杯姜汤,泉奈给他喂下去过了好久才醒过来。”
“他醒来有说什么吗?”我赶忙问道。
“他还是病得不轻,一直说着'混蛋''白痴鸣人,我要弄死你'这样的胡话。我也多半猜到是有关那个笨蛋火影的事情,所以就和扉间把佐助送到了他家。”
“我用了飞雷神,因为以防万一所以在他家做了标记,方便找他,可第一次找他竟然是为了这事情,我也没想得到。”“然后啊然后啊!”泉奈兴奋的说,“那个小子竟然在,竟然在....撸/诶!还满身的酒气!”“诶!七代目吗!”我惊讶的捂住了嘴。
“嘴里还一直喊着,佐助...佐助,笑死我了,不过当时场面真的很尴尬。后来这个坏家伙把我赶了出去,你下面问他吧。”
我望向了扉间大人,难以想象他们竟然撞见这种事情,虽然同为男性,但依旧是相当尴尬,但是我是一个爱岗敬业的好记者,于是不管扉间大人满满的'我不想说',我还是把问题抛向了他。
他沉思了好一会儿,知道我说“这种事情我不会随笔写,您说吧。”他才慢慢开口。
“当时我让他穿好裤子处理好,他当时看到我在他房间里,现在去想也应该是相当尴尬。毕竟家里突然闯进来一个陌生人,也是挺莫名其妙。后来他从卫生间出来,把佐助放在床上安顿好,才出来和我讲话。他说他在今天喝完酒之后亲了佐助,所以佐助在外面淋了雨,才变成现在这样。”
“后来扉间把我喊了进去”泉奈说“这时候这个笨蛋火影才有些男人的样子。他跟我道了歉。我问他'是不是你觉得佐助像女人才迷迷糊糊亲了人家?'他说不是的,因为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所以不会认错的。其实我当时超级想说朋友也能亲亲这种程度的吗?刚想骂他是个混蛋,可是看到他的表情却也没说的出来。”
“什么样的表情?”
“唔,大概是,扉间当年明明喜欢我却不敢说的表情?”泉奈若有所思的说着,抬头亲了扉间大人的脸颊一口。
“你怎么知道当时我喜欢你?”刚想出口反驳的扉间大人被这么一亲就没了脾气,然后泉奈笑眯眯的说“我就是知道呀~”虽然扉间大人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两人的气氛似乎愈来愈甜腻了起来。
“所以我后来嘱咐了他几句,我和他说,你该弄清楚朋友和恋人之间的区别。那个笨蛋火影当时还一直摇头说我和佐助是朋友,我和他说,你或许不能接受,但是那种恋爱的感觉你是没有办法抗拒的,你会随便去亲吻一个你认为是朋友的人吗?你会随便和一个朋友一起约定去死吗?你如果早点弄明白就好,如果不能明白就离开我们家佐助吧,他被你这样伤害,还不如和你断绝了关系回家去。他是我们家的孩子,我们都心疼。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我话只说到这里,如果你还是弄不清楚自己的真实感情,就把佐助还给我们。他没怎么说话,只是用相当纠结的表情送我们离开了。”泉奈喝了口果汁
“不久之后我们就收到了结婚请帖,现在想想那晚应该是关键吧。”
于是泉奈望着我笑了笑,扉间大人揽着他的肩膀。
我起身感谢了他们的配合,并送给了他们一盒珍藏版鲷鱼烧。泉奈笑着拿了过去并示意我要问什么可以继续来。
“记得告诉我后续噢?下次我请你到我们家吃饭呀。”
泉奈篇 完

评论(5)
热度(124)

© 甘梅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