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梅饭团

=饭团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黑白从不分明

花魁(4)鸣佐扉泉/宇智波两件套

Cp是鸣佐扉泉 主要是泉奈和佐助的故事
世界观是男男和男女都正常的社会!大家都是同辈 所有的亲情关系都是文章所写。
下面是正文


这一章大面积鸣佐注意!
04
“....你又做什么来了?”佐助提着一壶清酒,表情生硬的打开了门。
天晓得这是鸣人第几次来这里了,身为漩涡屋年轻的少主,每天都来这种烟花之地真的没事吗。
“来看你。直到你愿意嫁给我为止我每天都会来,我说过的。”他用那双明晃晃的蔚蓝眸子看着他,佐助只能选择垂着眼重重摆放着茶具。每一次摆放都发出刺耳的清脆声响。
“你还真是个白痴。”
鸣人的蓝色眼睛说是传自他的父亲,也就是目前的漩涡屋当家波风水门。因为波风水门天赋异禀,再加上与其妻子漩涡玖辛奈相当恩爱,于是前代漩涡屋大人漩涡水户就将漩涡屋托付给了这个年轻的男人。
这个男人将漩涡屋不负众望所托将这间屋子带上了鼎盛,不仅与幕府频频合作,还将自己的儿子培养的相当的优秀——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上了警备大臣。
这位年轻的大臣凭借自己优秀的容貌与优秀的政策决定,已经夺得无数大臣之女的青睐。如果她们知道这样优秀的男人竟然想要娶一位吉原游女为妻,还不得气得抓狂,在漩涡屋的大门上贴印着“负心汉、浪荡公子”这些词汇的的横幅声讨他不可。
想到这里,佐助低低笑了一声,将酒杯放到鸣人面前,轻轻为他斟上盈盈的清酒。
鸣人用手端起酒杯晃了晃,见佐助望着窗外看得出神,一脸了然,笑着讲:“你是不是想出去走走?”
佐助这时候才回过神,他刚才是在看月亮。这样的月夜总能让他想起那一晚的哭喊声与满眼的鲜血颜色。
于是他皱了皱眉“你在说什么?”这边的鸣人却带有疑问的眨了眨眼,把刚刚拿到嘴边的青花酒杯又放回了木桌上面。
“可是,你刚才不是一直盯着窗外看嘛,我以为你是太想出去看看了,不是这样吗佐助?”他有凑了上了,用自己小麦色的手心轻轻搭在佐助幼皙白嫩的手背,细细的摩擦着。每一次与佐助认真说话的时候,他总是这样做。佐助看过书,那是一本洋人写的书籍。说普通人做出这样的举动是想要面前这个人认真的回答他,如果在爱人之间做出这样的动作,便是真正的珍惜这样一个人。那本书上说:“若是那个人这样做了,那这个人不是个好色之徒就是真的爱你。”佐助无心去思考两人的关系,毕竟那一本书的名字叫做《恋爱技巧》。
久而久之他这样的做法佐助已经习惯了,平素里也就由得他这样去做。只是在外人面前佐助会下意识的抽回,不想让别人误会。
“我不想出去。”“别说啦佐助我知道你想出去玩玩的,你的眼神已经骗不了人了的说。”
佐助撇了撇嘴,深吸了一口气。“我已经说了我不想出去。”
鸣人又凑近了一些“你明明想出去的。”“我没有。”“你想的?告诉我,佐助。”
于是鸣人慢慢的靠近了他的脸,慢慢靠近的英俊面庞,已经碰洒在面上的灼热呼吸,轻轻抬头就能给碰触到他嘴唇的距离以及无法直视漩涡鸣人那双眼睛的佐助选择了闭上双眼举手投降。
他用手把鸣人推开,随后睁开了眼。黑色的双眼在这样的月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明。
“虽然我不想去,但是正好我明天要去买梳子。”
这边的鸣人听着这话瞬间跳跃了起来,兴奋异常,若不是佐助阻止他他都快要跳跃起来。
“佐助你真好。”鸣人一字一句认真的说着。
“我明天把整个簪子店都送给你好不好。”佐助有些无奈,他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的月光轻轻的说:“白痴。”
后来鸣人在他这里赖了好一整子,才不情不愿的离开,嘴上说着这么晚我要留在这里睡觉我回去的话我妈会拿棍子打死我的。
佐助一句:“你再留在这里我也会打死你的你信不信。”将他利利索索赶了出去。
佐助倚在门框边上,他挑了挑眉毛看着满脸委屈的鸣人。“你永远也别来了吧漩涡鸣人。”
“我我我现在就走!”鸣人听得这话连忙往前走,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他朝着佐助招手,背着月光,佐助看不真切他的表情。只有鸣人欢快的嗓音“我明天早上来接你,佐助!打扮好了等我的说!我一定会把簪子店送给你的!”说完他就转身大步向前走,再也没做停留。
佐助后来看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关上门走回了店里,却不想迎面碰上了自家花魁泉奈。
“哟,我们家小佐助这是开窍了呀。”泉奈笑的暧昧,眼睛里都要扫射出精光的模样。难以想象这样纯洁的面庞能做出这样的表情,虽然这样也很好看。
佐助像是被呛到了,咳了好几声才喘上气来。泉奈站在一旁帮他顺气,半天才听见佐助憋上来一句话。“我刚才在看月亮,今天的月亮很漂亮,你可以去看看。”
然后就独自跑走了,留下泉奈一人发愣的站在那里,还停留在帮他顺气的姿势,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止不住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太可爱啦!小佐助真是的....哈哈哈哈哈哈”
TBC.
今天的月亮真的很好看(群魔乱舞.JPG
下一章扉泉和鸣佐都有!

评论(5)
热度(32)

© 甘梅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