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梅饭团

=饭团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黑白从不分明

花魁(3)鸣佐扉泉/宇智波两件套

Cp是鸣佐扉泉 主要是泉奈和佐助的故事 本章微微微微柱斑。
世界观是男男和男女都正常的社会!大家都是同辈 所有的亲情关系都是文章所写。
下面是正文


本章...全是扉泉啦。
03
当泉奈随着扉间进入和室的时候,夜色已经完全净润了这间暖黄色的屋子。
这间屋子是暖橙色的,当然,这并不符合家主扉间硬气的性格,所以,这间屋子是当然是出自........前代家主柱间与现任花魁泉奈之手。
至于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合作造屋,那是因为这间房子本来是属于花魁斑的,这是柱间和泉奈一起送给斑的生辰寿礼。而斑当年只是撇了撇嘴说了一句话。“我讨厌暖色,我不住,不接受。”把告诉斑这间房子全是自己一个人布置的柱间小朋友激的半天没缓过来。
然而斑后来得知自己的弟弟泉奈也有参加布置时把柱间臭骂了一顿,并欢欢喜喜的搬进了新屋子,与柱间一起。这件事情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晓,说起来是因为柱间每天晚上偷偷的跑进去。所以当斑离开后,泉奈非常喜欢那间屋子,可因为是家主居住过的,自己并没有选择的权利,后来家主扉间要了这间屋子,留给了自己。
其实说是扉间自己的,实际上是和泉奈共有的,在每个泉奈不接客的夜晚,他都会呆在这里,比如现在。
“扉间?”泉奈跪坐在茶几的边上,双手规矩的放在膝盖上,看起来有些委屈的喊着扉间。
这边的扉间则在自顾自的泡茶,这时刚进行到过滤茶叶的步骤。
“扉间大人?”泉奈还是跪坐着,只是用膝盖将自己挪的更靠近扉间一些,声音越发软糯。然而这边的扉间仍然是自顾自的泡着茶,闻着香。“扉间间?哎呀你理理我呀,我错了。”泉奈所性用上了自己双手,轻轻晃动着扉间的手臂,仍然不停歇的喊着他,一声比一声委屈。
“好了泉奈,别闹。”这边的家主大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将香茶倒满杯,放在了自己与泉奈的面前。
“你不生气了?”泉奈眨眨眼睛问。
“说吧,为什么不带自己的侍人还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差点淋雨,给我个解释。”扉间对着茶吹了吹气,细品了一口。
泉奈偷偷吐了吐舌头,心里想着这人就是这么喜欢记仇。于是他又往扉间那儿坐了坐,把自己的膝盖与他的靠在一起,拉扯着他长长的衣袖玩。
“我不是就想享受一下自由的感觉嘛....下次我一定会注意到啦。”
“你每次都这么说。”扉间无奈的放下茶杯,“可是我更希望你能注意自己的身体,桃华说你最近经常咳嗽,怕是又要感冒了。”他望着泉奈,桃华不止一次的同他说泉奈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再去从事这项工作“茶屋那边,你短期就别......”“桃华桃华,总是桃华,到底是谁喜欢你呀,千手扉间。”泉奈生气的别过脸去,打断了扉间接下来要说的话。
“泉奈,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他当然知道不是那个意思,可如果扉间再说下去,他怕是真的要哭出来了。他也好想像寻常女儿家能够委屈的倒在自己爱人怀里诉苦,说自己再也不想当花魁,再也不想和那个什么劳什子的近藤屋大人见面。
可是他不能呀,想想绯楼的大家,想想年纪尚轻的佐助。再想想在自己身旁的这个人,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说出“不去茶屋,我不想当花魁只与你在一起”这样的话。
他知道,只要说出这样的话,身边的这个人就会丢下一切想尽办法带他离开,可是这个老古板,肯定会被吉原的人惩罚的。家主和花魁的爱情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因为这是滔天的大罪,甚至连身边的佐助都会受大家唾弃,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说,不能说呀。
泉奈偷偷抹了抹即将要掉出眼眶的泪珠,深息了一口气掉头看向了扉间。
“我知道你总是让桃华护着我,我也不怪你。可是她自己也毕竟是个女儿家,能护着我什么呢?”他望着扉间,黑色的眸子里盛着琉璃一样的光。
扉间没有回答他,只是伸出手轻轻的将泉奈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深吸了一口气。泉奈身上的气味很好闻,总是雨后青草的芬芳香气。
“她是我千手家的丫头,总是学过些武术医术的,哪像你,柔柔弱弱的,一点朝气没有。”泉奈听着这话抬头瞪了他一眼“你这意思是在嘲笑我内轮家的人都很柔弱吗!”
他有些无奈的看着泉奈生气的脸颊,泉奈生气的时候总是气鼓鼓的,两边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煞是可爱。于是扉间笑了笑,捏了捏他的脸蛋,“我哪敢呀花魁大人,您当年可是以一当十啊,我可不敢小瞧你。”
“不许说不许说不许说!千手扉间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越来越欠揍啦!”泉奈生气的冲他大叫,用手捶着扉间的胸口。那可不是用了普通的力气,差点把扉间敲的半口气没呼的上来。所以说,泉奈这个人并不适合撒娇,当然,泉奈如果撒了娇,扉间还是照样照单全收的。
扉间将他的拳头顺势按在胸口,身子凑向前轻轻的啄了一口泉奈的嫩唇。那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却像一个魔法让泉奈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讨厌你,千手扉间。”泉奈嘟囔着说。
“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TBC.
对不起大家扉间这一章不会发现泉奈的手臂的勒痕的,或许,下一章?又或许蛮久以后。么么哒。

评论(4)
热度(35)

© 甘梅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