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梅饭团

=饭团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黑白从不分明

花魁(2)扉泉鸣佐/宇智波两件套

Cp是鸣佐扉泉 主要是泉奈和佐助的故事
世界观是男男和男女都正常的社会!大家都是同辈 所有的亲情关系都是文章所写。
下面是正文



02
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佐助饶有兴致的拨弄着三味线,而桃华已经撑着脑袋睡的正香甜,头上的珠饰也微微的颤着。
泉奈打开茶室的门的时候,佐助差点将弦拨断。
“你终于出来了。”佐助淡淡的说。然而泉奈并没有回话,于是在泉奈轻声拍醒桃华的时候,佐助分明的看见泉奈脸上的几条泪痕与手腕上的红印子。
没等佐助起身询问,已经醒来的桃华已经紧紧抓住了泉奈的手腕,他“嘶”的喊了一声痛,桃华却依旧抓着他不肯松手。“他对你干了什么是不是?泉奈?”桃华死死盯着他,让他没有反驳的余地。然而泉奈别过了脸去,嘴抿得紧紧的。
“泉奈,我们楼有规定的,不能有这种事情发生的,我去告诉当家....肯定会妥善处置的呀。”可这时泉奈已然挣脱开了桃华,他只是难过的摇了摇头。
“泉奈,我答应过当家护你周全,这种事情,我怎么能允许.....”桃华气愤的说,平时温柔似水的笑容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怒发冲冠的容颜。
佐助从没看过桃华这样,记忆中的桃华对泉奈总是不温不火的态度,但是意外的,桃华却是整个绯楼知道泉奈事情最多的人,楼内的那些所谓的听说,不是泉奈自己诉说,便是桃华替他不平时所说。
从今天的事情来看,或许桃华是打心底里的心疼着这位苦命的花魁吧。
“桃华,不要说好不好。我和他也不会再见面了,所以你干脆别说了,好不好?”泉奈跪坐在那里,眼里还含着未消的泪光。
“你何必这样苦了自己。”桃华起身离泉奈坐的进了些,轻轻的用手抚着泉奈的手背。
佐助坐在那里,静静的没说话。突然有些明白了今天在街上时泉奈同他说的话的意义。
如果身为女郎,就再也没有选择的权利了,今天的事情便是印证这句话最最好的例子,他细细的想,便又觉得可怕。
如果自己身为女郎,鸣人或许也成为某一夜里来捧他场的顾客之一。
他或许也会像街边游女,患上致死的病症,不再有人靠近,没有人愿为他赎身。
他想的浑身颤抖,却又捏紧了拳头。是的,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就算如此,为了家族,他必须撑下去。
回过神来的时候,泉奈已经拿着手帕在擦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泉奈微微挑着眉毛“如果这么害怕,就早些叫那位少主替你赎了身罢。你还小,一切还来得及。”
他没有答话,微微的喘着气。泉奈见他这样,也叹了口气。“不愧是我内轮家的孩子,这么倔,我到底是该高兴呀。”
他慢慢扶着佐助站起身,喊上桃华一起走出了茶屋。
天气不似早上晴朗,乌云黑压压的压下来,似乎是要下雨的天了。
泉奈遣走了身边的侍人,搀着佐助与桃华,一步步的向前走。仍然是一步一步,走出的仍是绯楼花魁平日里该有的模样。
若你这时在他们身后,便会看见三人的背影皆是纤弱却意外倔强的挺立着。
回到绯楼便已经是夜了,白发的家主拿着一把红伞等在门口,慢慢的望向这边。
花魁放慢了脚步,又一次换上了狡黠的笑。
这边的家主已经急急的走了上来。
“你们怎么都不带侍人,是想让别人嘲笑我绯楼没有财力吗?连花魁身边都一个侍人没有。”扉间严厉的责骂道。
“我们不是....”桃华低着头说。“不是桃华。”佐助也上前了一步。
“你们都是绯楼花钱用心培养的,就算你们自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但也要想想绯楼吧!”
“你别怪他们,是我不要那些人陪着的。”泉奈走到他面前,挡着佐助与桃华。
“那也不行!你等下到我的内阁来。”扉间对着他说。
“泉奈....我来”佐助抓着泉奈的小臂,担忧的看着他。不管怎么说,他不仅是花魁,更是自己唯一的家人。
然而泉奈却对着佐助笑了笑,把他的手拿了下来。
“没事的,放心吧。不会怎么样的”说完便随着扉间走进了门。
佐助和桃华对望了一眼,毕竟这位扉间当家是出了奇的严厉。
“对了,漩涡屋的少主在里屋等着你。快去吧,他等了好久了。”扉间停了下来,掉头对着佐助说。
“...他怎么又来了”佐助也停下了脚步。
“我看漩涡屋的少主对你也有一份心,你今后就好好待他吧。这种机会并不常有。”扉间说完这句话就和泉奈上了楼去。
最后只留下佐助一人留在原地愣愣地发呆。
桃华则凑近他,在他耳边低低耳语。“家主大人从不劝人的,他都想着我们能多赚钱多好呢!这话你该珍惜着听呀。”
TBC
Ps.大家下一章想看扉泉还是鸣佐呀!

评论(6)
热度(39)

© 甘梅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