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梅饭团

=饭团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黑白从不分明

花魁(1)/鸣佐/宇智波两件套

此文CP鸣佐,后面大概有扉泉。主要是泉奈和佐助两个人的故事,故事比较苦。 此文性别照常,但所有人都是同辈。假设是男男和男女都很正常的世界观。
下面是正文。





01
今天的吉原花街仍然是热闹非凡。
“听说绯楼的泉马上要要游街了...”“噢是真的吗吗?那位花魁真是漂亮的不行,听说连近藤屋大人都愿意为他挥金如土。真是不得了的女人。”人群中渐渐传来热闹的喊叫声,那是绯楼的一群人。
花魁道中,今天花魁要去见的人,便是近藤屋大人了。
这是相当奢侈的排场。泉身穿着大片大片渲染着红色牡丹的羽织,而和服则是满面金线绣成的黑留。他脸上噙着笑,朱唇微启,虽说已经是当家的花魁,却依旧像是少女模样,正和两位新造说笑。
身边的两位新造,一位是刚来的佐助,他也相当漂亮,穿着黑色的振袖,脸上的表情高贵的不可一世。就算是这样,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愿意跪拜在他的裙下,说起绯楼的佐助,他真是位传奇人物。漩涡屋的少主漩涡鸣人喜欢他喜欢到佐助第一天到绯楼就要替他赎身,却被这位佐助一句:“我并不是为了被你赎身才来这吉原的。”呛了回去。然而冷言冷语却并没有把这位少主赶走。似乎是越来越喜欢佐助,连新造出道的游行都被他全权承包,那游行,极尽奢华。漩涡屋的财力水平也展示无疑。但听说这位佐助还是不喜欢漩涡屋少主,依旧冷眼相对。但这位少主却依旧孜孜不倦,一有空就往绯楼那儿钻。
另一位新造则是桃华,绯楼楼主千手扉间家的人。黑发飘飘,颇有当年的花魁纲手的风度,嘴角的弧度令人春风拂面,有人说那便是所有桃花盛开的模样。
两位新造均是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任花魁的人。
“快看呀,那便是漩涡屋的少主啦。”第一次游街的年轻游女*对着身边的人低声说着,用手指着在人群里的那位金发男人。
“真是一表人才呀,你说佐助为什么不喜欢啊...那么优秀,又口口声声要迎回去做妻子。”对于进了吉原的游女来说,一般都是买回去做妾室,如果能身为妻子,那是泼天的淑荣啊。绯楼除了那位像传说一样的花魁斑,还没人有这样的好福气。
佐助微微垂眸,浓密的睫毛扑朔闪亮。
远处的漩涡少主慢慢的从人群中挤到他的身边。
“佐助?要陪泉奈去茶屋那儿?”他走到佐助身边笑盈盈的说。佐助瞟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哟,漩涡屋的少主这样生生走过来,那岂不上让妾身非接了近藤屋的客不可*?”泉奈看着鸣人,用袖子掩着嘴嗔怒道。
“不是啦花魁!我不是这个意思的....只是...佐助可以不去我倒是更开心的说。”最后一句话是用极其低的声音说出来的。
“好啦好啦。”泉奈将袖子放下,露出了一副温柔的笑脸。
“既然你有心赎小佐助的身,在他到独当一面之前,妾身也不会让别人碰他的。”
“那就谢谢您啦,我接下来还有事,晚上再来看你吧,佐助,如果你愿意见我就好了。”说完他就摸了摸佐助的手,佐助则是反射性的拍开。但鸣人却不在意,依旧笑的温柔,同他告别。
“你真是个白痴。”“就算你叫我白痴我也还是喜欢你呀,佐助。”佐助却即刻噤了声,低低又骂了一声白痴。
于是直到望着鸣人消失在远处,佐助才开始和泉讲话。
“为什么不让我接客,你明知道我!...”泉低声叫停了他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深邃的像黑玛瑙一般的眸子望向了鸣人离开的方向。
“佐助,以后你当了女郎就会知道这样一份感情是最最求之不得的。趁着能有在一起的机会,赶紧跟他走吧。”
“可...”佐助依旧是想反驳。
“够了佐助,别再说了,要到茶屋了。”
前面就是茶屋,花魁选择良人的地方。在这样一个吉原,当上了花魁才有选择的权利,各个屋主都会在这里泼洒金钱,显示自己的财力,夺得来自花魁的独一无二的爱情。
“大人。”泉奈已经换上了羞涩的笑容,佐助清楚的知道,那并不是泉发自本心的笑容,那是为了绯楼的大家的生计所摆上的一副笑靥。
“泉奈,你今天还是这么美。”近藤屋大人的手已经揽上了泉奈的腰际,而泉奈则嗔怪着欲拒还迎的同那位大人进了内阁。
近藤屋大人相当富有,当然,那位花魁泉也只和有背景又同样富有的人交往,外面的人都在传这位花魁是要有钱谁都可以。
但或许也只有花魁自己知道并不是这样的,毕竟那位近藤屋大人的眸子是血红色。
佐助和桃花则坐在另一间茶室,喝着主人特意泡上的香茶与甜饼。
佐助轻轻对着茶吹了吹,雾气瞬间就撩拨了他的眼。随后轻轻咄了一口。果然是好茶。
对面坐着的桃华则慢慢的吃着茶点。
“也只有和花魁出来的时候才吃得到这样好的茶点,佐助,你不来一点吗?很好吃。”
佐助这才放下茶杯望着桃华,“我不爱吃甜的,而且你知道,花魁他是不愿意的。”
桃华听着他的话,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同着佐助一起望向了那一面空空的雪白的墙。
“是啊,他毕竟是不愿意的。”
他们的花魁为他们做了相当大的牺牲,花魁有自己的情人,情人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和他在一起。
听说花魁刚当上振袖新造的时候,被初代家主千手佛间喝令去接客,死活也不肯,听说是上一位的花魁纲手和他谈了好久才答应的。
而在花魁纲手也与那位自来也武士大人落了籍之后,绯楼失去了重要的经济来源,泉奈必须当花魁。苦日子才逢来了一点点盼头,可是这位花魁是没什么吊客人胃口的权利的,他必须为绯楼赚来金钱,而泉奈又不愿与客人的其中任何一位落籍,原因必然是泉奈的那一位情人。
所以才有了今天一样的结果。
TBC
年轻游女*(称为“秃”,很小的孩子,刚被卖了的孩子。新造之前的级位。)
非去接客不可*(花魁有选择权利,他完全不满意就可以掉头就走,可是剩下来的事情就要两位新造来应付了。)
至于全是宇智波家的绯楼为什么家主是千手这个以后会解释哒。希望大家喜欢呀。

评论(1)
热度(41)

© 甘梅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