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梅饭团

=饭团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黑白从不分明

一小段扉泉 关于泉奈死前

-一段扉泉-有点小虐
他慢慢的蹭着我的手心,我知道此时的他已经无力回握我的手,能够做出如此举动已经相当不易。
我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决定掀开他的病榻躺了进去,他开心的朝我这里挤了挤,而我心疼的将他揽在怀里。
我第一次同人亲吻,那是我的仇敌宇智波。
我第一次与人同床共枕,也是同我我的仇敌宇智波。
“我好恨你啊,可是我又好爱你。”他轻声在我耳边呢喃着。
他吃力的睁开眼睛看着我,我下意识的亲吻着他的眸子,因为我知道,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能看见的他的眼睛了,我大概,永远看不见这双总是盛着美丽月光的眼睛了。
他因为我的触碰又闭上了眼睛,我慢慢舔舐着他眼睛的湿润,阻止那些泪珠低落下来。
我不爱看他哭,因为每次他落泪都会让我的心里异常难受。
“我真的....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啊...扉间...”他难过的说,每一个字节都带着微颤。
是啊,想和他在一起,哪怕是一年也好,一个月也好,....一天也好。我只是想能够再见到他在月下温柔的笑颜。
“如果我不是宇智波....你不是千手,是不是就能够一直在一起了呢...?”他的嗓音已经开始沙哑,他的体温在不停的下降。
我从未对我的宗族姓氏感到过怀疑,可是揽着泉奈的身体,感受着他逐渐抽离的灵魂,我突然开始怀疑我所背负的一切是否是正确的。
但是这一刻的我不能多想,因为我能够做到的,只是再把泉奈再抱的紧一些,想努力用自己的身体温暖他。
“会的。”我低低地说着。“一定会的,就算你是宇智波,我是千手,也一定还是会的。”
泉奈的手更加紧的揪着我后背的衣服,把头靠近我的怀里,我低下头闻着他的发丝。
他身上总是有一股清爽的味道,那是夏日的青草味道,这迫使我想将这股味道永远封存在身体里。
我们在病榻上互相拥抱着的这段回忆,我一生都无法忘怀,那是死神将泉奈从我身边带走的时间,那是全部经由我的手造成的错误的恶果。
我的爱人被我亲手害成这样,我却只能抱着他什么都办不到。
我不知道在斑推门进来的那一瞬间我是怎样想起来用飞雷神离开的,我曾一度以为我不会再使用这个术式了。
或许是因为泉奈的那句“要再见了,要记得我好吗。”
又或许是我不敢说出即将脱口而出的那句话而落荒而逃。
千手扉间一生都没有说出那句话,或许因为值得他说出这句话的人已经不在了。
而宇智波泉奈每次说出的再见,都全部无异于永别。
但是经过冗长的时间,在我异常久远的时光里,不可磨灭的可能还是那句没能说出来的话语。
“我会永远爱你。”

评论(7)
热度(25)
  1. 艾丽丝甘梅饭团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GRUVIA:
  2. 艾丽丝甘梅饭团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 甘梅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