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梅饭团

=饭团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黑白从不分明

【井樱/鸣佐】单恋/百合组/BG多/BE

井樱 单恋
百合组/BG多/鸣佐出没
00
-你会成为比波斯菊还要漂亮的花。
风吹过樱花树,三四月的季节,已经开满了井野的眼。
井野在树下将自己的头发松散开。
春野樱4月15日就要结婚了。
01
我喜欢春野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樱公布婚期的同期烤肉会,我酒喝太多拍着要送我回去佐井的肩大声喊着,宇智波佐助那家伙,真的要和我的樱结婚了啊!为什么还让樱怀孕了啊这个混蛋!
我说着说着就酸气上涌说着就扶着电线杆开始吐,佐井拍着我的背帮我顺气。
他突然弯下腰来,带着那样诡异的微笑。
“听说同性也可以发生类似于正常恋人的爱情关系,不知道井野你是不是呢?书上是这样讲的。”
我听着擦了擦嘴,看他笑的烦人,一把把他推开,他踉跄了几步。
“是啊,是啊,我喜欢她。”我喜欢漂亮的花,我最喜欢樱花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直接就说出来了,或许是看着他那张与佐助过度相似的脸,并不想说谎。
“可是他们要结婚了啊,还怀孕了,你不能抢别人老婆的。”他突然又冷下脸来,好像很认真的看着我。
我一直看不透佐井这个人,明明我的家族就是为了看透人心存在的,可现在我无力的发现,在我身边的人,我一个都看不清楚。
“是啊,要结婚了。”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夜空。
“所以我已经不会去争抢了,因为樱觉得很幸福啊。”
今天星星很多,可是没有月亮。
接下来的就是一阵很长时间的沉默。
02
我的少女时期是觉得我自己喜欢佐助的。
肯定是因为太喜欢他的脸庞,所以才会对同样喜欢佐助的樱感到气愤与不耐。
可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我渐渐的发现了一些很可怕的事情。
我是嫉妒佐助,所以才对樱感到不耐。
我觉得拯救樱的人只能是我,被她崇拜惊羡爱慕的人也只能是我。
了解到这样事实的我选择的是逃避,女性之间的爱情。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
我可是优秀的只喜欢男人的美丽忍者。
我慢慢抚摸着我为佐助留的长发,柔顺的触感让我感到一阵短暂的安心。
是的,我怎么会喜欢樱,我可是,最讨厌她了。
可是后来这个傻瓜一次又一次跑在我面前,抓着我的手告诉我你一定可以的。
那样温软的手我根本不想放开。
缠着她要和她一起学习医疗忍术。
邀请她参加中忍考试。
全部都是我的私心。
结果她在第二次在砂隐村的中忍试炼又是我心中那本来不是太旺盛的爱火燃烧了起来。
我喜欢她,喜欢像樱花一样无穷无尽绽放的她。
她冲在前面,似乎千军万马都不足为惧。
我想我真的是疯了。
后来她和鸣人像傻瓜一样追着佐助,可能我心里还是有一些喜欢佐助的脸。
漂亮的人似乎做什么事都是有道理的,所以也为了佐助哭一哭。
私心里其实不希望他们能够找到佐助,但又希望樱别再哭泣与伤心了。
这样矛盾着、纠结着。结果回来听见鹿丸对我说。
“春野樱是笨蛋吗?自己一个人把佐井、牙他们迷晕要去杀佐助。幸亏鸣人及时出现....”他自顾自地说着。
“....井野?”他突然喊了喊我,我才发现花洒已经浇湿一地。
我赶忙将花洒放在一边去拿毛巾。
“真是麻烦,井野你也变成笨蛋了吗?”
我没听他讲话,而是急切的想知道樱的安危,抓着鹿丸的小臂不停的问着。
“她没事吧?佐助是真的起了杀心吗?你快告诉我呀!”鹿丸把臂膀从我手里挣脱,往后退了几步。
“没事的....佐助的杀心是真的,不过反倒是鸣人被小樱的毒苦无划了一下中毒了。”他看了看我,或许以鹿丸的聪明,从那时候开始就已经看清楚我的心了吧,真是丢人啊,身为山中一家的我。
“没事就好.....确实是笨蛋啊...他们俩。”我低低呢喃着。
那一次我并没有去看望樱,或许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对喜欢着佐助的樱感到生气。心底的怒火一直往上冒,赌气的一直不想理她。
她那时候有一次和我打招呼,我撇过头去没有理她。
她还以为我是嫉妒她见到佐助了。
是,我是嫉妒,嫉妒那个享受着你爱溺的那个人。嫉妒着那个使你爱到都让你产生觉悟的人。
我嫉妒这样的身处爱恋的你。
03
经过漫长的时间,
少女时代的终结是在四战以后,鸣人和佐助断了个膀子回来了。
鸣人揽着佐助的肩膀哈哈大笑,佐助则是撇了撇嘴,小樱在背后笑的温柔,一眨不眨的盯着佐助看。
似乎还是第七班最初的模样。
我的父亲死在了四战,母亲在家里哭了很久。
我抱着她,跟她说,爸爸是个英雄,我们该为他感到骄傲。
连续举行了好几场葬礼。那一个星期木叶下了很久的雨,天空似乎也一直是阴霾的。
我觉得我该长大些了。
在那一阵连续阴霾的日子里,那个樱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总是装着调笑的样子,开着“我又不需要你陪着,不用去陪佐助吗?”这样子的玩笑。她却苦涩地摇了摇头。
“鸣人陪着呢。”我看着她深色祖母绿的眼睛没有选择说话,或许也是找不到什么话来安慰。
因为那一阵子我发现了一些事情。
佐助因为宇智波宅的封锁而暂时被命令住在鸣人家里,因为六代目卡卡西的指令,关于佐助的叛忍身份,出行也需要鸣人陪同。
鸣人也乐得天天陪着他,像一只金毛大狗,天天蜷缩在佐助身边,形影不离。
我刚刚因为处理完一个战争后的白绝俘虏的拷问去向六代目汇报工作,四战之后的汇总工作搞得每个人都焦头烂额。身为山中一族的后裔,在父亲的葬礼后我也立刻就投入了工作。
敲了敲火影室的门,把汇报书往六代目面前一放就准备离开。在我走到门口之前他突然抬起脸来跟我说。
“井野,愿意帮我跑个腿吗?”
04
于是再后来我就站在了鸣人屋子面前。
再然后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呻/吟声。
今天卡卡西给我的任务是把宇智波宅已经收拾好一半的消息告诉佐助,问他要不要搬回去住。
我在门口冷静的听了一阵。
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开心,因为这样樱就不会离开我了,没有了她最深爱的宇智波佐助,我就有机会去把她留在身边了。
在门口轻笑了一声,正打算离开,也不打算把搬回去住的消息告诉佐助。
却听到后面一阵吱呀的开门声,出来的是衣衫不整的鸣人,蔚蓝色的眸子不像平时清透,而是深沉的像海洋。
啊,我的佐助竟然是.....
“井野?怎么是你?”
他开口问道,声音里似乎还带着情欲。
天哪这样的鸣人也好性感啊。
我正了正神色,把卡卡西交代的事情说了出
来。
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困扰,但是立即就回复我说。
“佐助不会搬回去的说。”眼神坚定的没有一丝丝波澜。
我了解的点了点头,毕竟都这样的关系了嘛他们俩,说了一句要注意身体噢。
并且向房子里面喊了声:“佐助君要更注意!”
不无意外的听到屋子里发出一声巨响。
以及鸣人迅速的脸红和关门声。
我还是有点好奇他们俩都断了一个膀子到底怎么弄的,不过后来想想,那么强的两个人,这种事情肯定也信手拈来吧。
05
或许樱也发现了些什么,那段日子她没有去处,所以总是陪在我身边的。
那段日子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被天天戏虐的说幸福的就像盛开的波斯菊。
虽然我知道在我身边的她总是苦涩的,祖母绿的眸子总是比以往更深沉。
可是她也从没有在我面前提过心里面想的这些杂七杂八这些事情,除了跟我去超市的时候碰见黏在一起的鸣人佐助时被我牵着的手会有一瞬间的僵硬。
佐助现在看到我就会有些脸红,估计我是少数知道他们关系的人。或者说毕竟我也曾喜欢过他。
我有些心疼樱,我相信一直作为伙伴的她已经猜到了八九不离十。
毕竟鸣人总是大大咧咧的在路上喂番茄给佐助吃,那种眼神确实不止是所谓的“朋友”的眼神,很久以后佐井跟我说,那眼神就像你看着小樱时候的样子。
对了,那就是,爱人的眼神。
06
樱那段日子总是睡在我的身旁。
我听着她浅浅的呼吸,偷偷在她的额头上印下浅浅的一个吻。
随后握着她的手依着她入睡。
樱的手不似小时候温软,那是一双有些沧桑的手,我把它称为医者的手。这样的一双手,能使我安心的入睡。
她在我家住了一阵子,就开始正式投入她的医疗工作中。毕竟她是那位纲手大人的大弟子呀。
那时候谁先下班就谁做饭,结果做饭的一般是我。
所以她在的最后那天做饭的人也是我。
那一天鸣人给我送了番茄,说是佐助要走了,家里囤的番茄太多实在是没办法,也不好浪费。
眼神有点苦涩。
“怎么了?吵架了吗?”我接过番茄轻声问道。
“他说为了宇智波他需要正常的娶妻生子,说让我正常的生活下去。”
番茄很新鲜,好像是昨天碰见他们一起买的。
“可是没有他,对我来说,未来都一样。”
“你相信他的话?”我把一个番茄塞回了他的手里。
“我了解的佐助没有这么喜怒无常,这些番茄我昨天才看见是你们一起去逛超市买的,如果你没有试图去了解真实原因,就别在这里沮丧。”
“可是...”“没什么可是,我认识的你可不会轻易的放佐助走掉啊!”我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
“井野....”“快去!”我大声喊着。
他感激的抬头看了看我,开心的说了句谢谢,彭的一声消失了。
“影分身啊...”
或许是为了同伴,又或许是为了爱人,我在心里祈愿他们能够和好。
其实我也大概能猜到佐助选择离开的原因,这都是在火影楼工作的大家心照不宣的。
宇智波佐助终究是叛忍,他们控制不住佐助,也总得把鸣人的心留下,导致这些结果的永远都是上层的那些伎俩。
我叹了口气,看了会儿明明晃晃的楼道灯,才把门关上,心里有些不好受。
后来我做好饭,外面阴阴的下起了暴雨。我搓了搓肩膀,感觉到有些冷,就把窗户关了起来。
所以并没有听见第三演习场凄厉的雷声突破天际。
那晚上樱没有回来,我就在餐桌旁没有合眼的坐了一整夜。
第二天我正常的出去上班,把饭菜全部倒掉了。
去火影室报道的时候卡卡西的眼底有一圈乌青。
“卡卡西老师,你昨晚没睡吗?”老师这个称呼我已经很久没有说过了,今天不知怎么的就冒了出来。
“啊...鸣人跟佐助昨天晚上打了一架,我后来在医院一直陪到早上。”他无奈的说。
“佐助君受伤了?”“嗯,两个人都。鸣人因为九尾查克拉的关系所以没事,可是佐助拒绝接受鸣人的查克拉。”那样的事情,我早就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昨晚,樱肯定是被那两人的事情牵绊了,所以根本没回来。
因为她爱的人就在那里啊,爱得那么深,肯定昨天又哭了吧。
我握紧了拳头,转身告辞。
07
我没有去医院看过她。
她就再也没回来过。
佐助要出村游历的那一天,她送走他之后来了我家,拿走了属于她的东西,开心的拉着我的手跟我说,佐助君点了她的额头说等他回来噢。
我紧紧握着她的手,因为我感觉这一次我放开了她就不会再回来。
可是,我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拥抱着她,头陷在她的颈窝里,深吸着她的味道。
“恭喜你噢,樱。”声音带着些哭腔,我想她肯定是觉得,我是喜极而泣。
“嗯。”她感动的回抱着我。
我还是松开了紧握着她的那双手。
那一天晚上我喊丁次和鹿丸手鞠去居酒屋喝酒,手鞠和鹿丸早就已经确定关系了,我看着这两个怕麻烦的人笑的很开心。
那一天喝了太多酒,讲了太多话。我具体已经想不起来了,只知道手鞠后来摸着我的头,我埋在她怀里不停的哭。
再后来,我婉拒了他们要送我回家的好意。一个人自己逛着逛着就跑去了在木叶边境的宇智波老宅。
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抽了,心里想的是,宇智波佐助到底是哪一点让樱和鸣人都这么爱着他我倒要好好去看看。
结果碰见了抱着酒瓶在宇智波宅门口摇摇晃晃的鸣人。
虽然不惊讶看见他,但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颓废的鸣人。
他看见我招了招手。
“哟!井野!”语气那么高涨,肯定是酒喝多了。我这样想着,还是跑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他递给了我一瓶酒,一个人自顾自地就开始讲起话来。
无非是佐助跟他同居的时候那些事情,其实我在心里腹诽着我根本不想听你虐狗。想着想着就又闷了一大口酒下去。
“可是他在最后一次跟我打架的时候跟我说,他在木叶已经有了其他喜欢的人,除了上层那些事情,他已经厌倦我了,他说,他早就想跟我说了。”他望着被路灯照得光影分明的地面。
“喜欢的人?”我感到有些好笑。
“他最近在住院的时候看小樱的眼神,我就已经知道了。是其他人都还好,可是那个人是小樱啊....我最不能去争抢、去伤害的人的说啊....”他委屈的说着。
怎么可能是喜欢的人....佐助演技真好啊。我在心里暗自说着。
“如果是你想错了呢?”我歪着脑袋问着他。
“就算是我想错了,小樱也打算追随他去修行了。有个比我会照顾他的人在他身边,也好。”他依旧望着地面,声音比刚才更失落。
“为什么跟着他的人不是你呢,鸣人。”我拍拍他的肩膀。
他看着我。
“实话跟你说,我希望樱能够幸福,我啊,在今天看见她跟我说佐助的时候的表情,就知道我也已经抓不回她的手了。
我不希望任何人伤害她,也希望她得到永远的幸福。她认定那个是幸福,所以我也选择放开了她的手。
可是鸣人,你觉得,你松开佐助的这双手,真的是正确的吗。”
听完我的话,他突然拉着我感动的大喊“果然你是...樱的好朋友啊!”
果然还是个笨蛋,我眯着眼睛看着他。
他好像又思考了一会,看我的的眼神变得清明了许多。
“你刚才说的话固然是正确的,可是,我要留下来保护木叶。我觉得佐助的离开是为了我的梦想。如果我不能去实现我的梦想,佐助还是不会留下来的。他这个傻子,如果在我身边肯定还会不停的自责自己。这种时候,有我最信任的樱在他旁边,有最喜欢佐助的樱在他身边,我也心安了。因为他连我的查克拉都已经不肯接受了,他跟我在一起,根本不好受的。”
他说着话的时候又开了一瓶酒。
“你真自私啊。”我望着空洞洞的酒瓶洞。
鸣人为了佐助的心安,自愿让步让最信任的小樱陪在佐助的身边,而我,能看到小樱幸福的脸我就很开心了。
真是利好关系一致啊。
08
于是再后来的后来就是怀孕回来的樱准备和佐助举行婚礼了。
我以为我已经把最后的爱意深埋在了那个与佐井一起看到的星空之夜。
4月15号那一天我约了鸣人,我相信在他看着佐助结婚之后就会和雏田好好谈恋爱了。
毕竟那个最爱的人都已经得到了幸福,自己就将就吧,我想他和我都是这样想的。
那一天的八重樱开得异常灿烂,看着穿着白无垢的樱,结果我还是不争气地在想,如果挽着她的那个人是我多好呀。
身旁的鸣人不停的低声哭泣,不知是在悲哀还是在感动。我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自己却也哭了起来。
“明明都是火影大人了,还哭像什么样子。”鹿丸走过来无奈地看着鸣人。
手鞠也走到我身边来,扶着我的肩膀。
鸣人用手用劲擦了擦双眼,眼睛被他擦的红红的。
“我只是高兴呀。”他嘟囔着说。
我望着他笑笑。
你早就长成了四月天里最漂亮的樱花。
End.
我想说的一点点话:这个是我第一次写火影的同人,本来想订成鸣佐的,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主写了井樱。果然我更喜欢女孩子。希望各位看官轻拍!



评论(9)
热度(43)

© 甘梅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